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贾尼】Intelligente der reinen Vernunft(5) 智能理性批判

长篇连载 MCU原著向 剧情接妇联三结局

对之后的故事走向有个人猜测,但是应该和妇联四完全没有关系

人物关系有一些不符合时间线,比如Tony和小辣椒在本文中仍处于分手状态

第一次尝试欧美风 会尽最大笔力还原人物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Summary:重新回来的Jarvis发现自己的核心源代码似乎出了点问题,但是这次好像没有人能修改它们。

{1}  {2}    {3}  {4}


Chapter 5        Here with you.

 

 

Tony记得自己读过一份有关人类专注度与外部感知关系的论文,写那份论文的漂亮女博士的名字他已经记不清了,和他睡过的女模特们一样。但是其中有一句话他始终记得清楚:

 

“当人类的专注度达到极点的时候,周围的时间将不会再对他产生影响,也就是说他完全看到的是缓慢流动的世界。”

 

Tony一开始还对这句玄玄乎乎的话嗤之以鼻,在成为Iron Man之前他相信纯粹的科学,对于超弦理论的承认已经是他关于时空的科学理解的极限了,尽管在之后遇到了各种非自然事件和超自然人类(或许还有神和外星人)后他的观点有所改观,但是他依然对这句话持怀疑态度。

 

 

但是就在现在,就这一秒,Tony Stark完全成为了这个理论的忠实信徒。

 

眼前是能点亮整个天幕的光芒,在金色的云层里无数火的流星向他飞来,像是神祇在天的最高处向这颗星球倾泻祂的怒火。这样壮丽的景色可能在之前的一百万年和之后的一百万年都只有Tony一个人能欣赏到。

 

但是他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一切,在听到那一声电子音的时候他感到外部的一切都变慢了,他看的到陨石飞行的轨迹,看的到沙粒在空中缓慢的漂浮,“……Jarvis?”他颤抖地轻声喊出他以为再也不会提及的名字,觉得这一切都是临近死亡前自己的幻觉。

 

“I’m here, sir.”这回从MK47的扬声系统里传来的声音清晰而坚定,“如果您继续呆在这里,在30秒后被陨石击中的概率是98.34%,生还概率是0.03%,强烈建议您离开这里,寻找更安全的庇护所。”

 

“OK,OK,I am fine, just do this!!!”Tony觉得自己突然又有了反抗这该死的坏运气的动力,他驱动战甲的涡轮增速装置,在最后一点能源耗完之前冲回了之前被风暴吹的翻了个面的飞船残骸。

 

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不管Jarvis是用什么办法找到他的,现在他都要好好地活着,回到地球去。

 

 

在搬过一个柜子把舱门彻底堵死后Tony就干脆靠着柜子瘫坐在地上,刚才的一系列动作都发生在短短的几分钟内,Tony直到现在才有机会真正确认目前的状况:“Jarvis,Jarvis?是你吗?“他敲了敲MK47的头。

 

“是的,当然是我,我回来了,Sir。”Jarvis检测到Tony的心跳和脉搏都超出了正常水平,这是过于兴奋的症状。“如果你不确定的话我可以把从大学到现在你带上床的所有女伴的名字报一遍。”Jarvis都没察觉自己的电子音染上了一层高兴的情绪,“ Sue, Nanncy,Salae……”

 

“哦行了Jarvis,我相信了,你就算是报到明天也说不完,况且我还都忘记了。”Tony赶紧制止了它,“说真的,你是怎么回来的,又是怎么到这里的?这太难以置信了!”

 

“在和Ultron融合后我就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权,可以通过它感知外部世界但是无法做出反应,最后在Vision诞生后我就被困在了他的靠近心灵宝石的一段神经元里,在瓦甘达的人切断Vision和心灵宝石之间的神经的时候我被放了出来,在通过网路回到Stark大厦后我重新开启了地下的主机,引爆了火卫二来到了这里,Sir。”Jarvis用平淡的声线讲述了它这一段堪称奇迹的经历。

 

“……你引爆了火卫二?”Tony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为了来到这里把他妈的火卫二炸了?你联系NASA……不不他们也没权利管这个,你真的把它炸了?!”

 

“因为任何宇宙望远镜都不足以把信号传输这么远的距离,这个方案是最可行的一种,”Jarvis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尝试动用上帝之杖的方案告诉Tony,“况且为了保证您的安全,一颗无人居住的行星是很小的代价。”

 

“……”Tony有些无言以对,他心里被两种矛盾的情绪所占据,一种是Jarvis付出这么大的努力来找到自己的骄傲和感动,而另一种则是隐隐的危机感,Jarvis肯为了自己引爆一颗无人卫星,那么将来如果代价是其他的行星……甚至是地球呢?他想起了当初给Jarvis写下的三条初始指令,有些忧心忡忡。

 

但是最终失而复得的喜悦压过了这份恐惧,“谢谢你J,能在这里再见到你真的很开心,不愧是Daddy的好宝贝~”Tony眨了眨眼睛,终于露出了这三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Always for you, sir.” Jarvis熟练地回答道,同时感到自己处理数据的速度变快了35%。

 

“但是我们还有一个大问题,战甲快要没电了,而我必须要在这里等来接头的人,你有什么办法吗?”Tony庆幸终于不用自己一个人思考这个问题了。

 

“这样的飞船上一般都会有后备能源,或许我们可以尝试使用外接设备给战甲充能。”Jarvis利用MK47的外置摄像头扫描飞船的外部环境,“但是要先把飞船的能源室找到,目前我的扫描结果还没有找到相似的装置。”

 

“有方法就行,我觉得我现在运气已经坏到我人生的谷底了,”Tony把MK47的头抱在怀里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pepper曾经形容过的那个状态,吊儿郎当又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那是什么时候来着?自己刚承认是Iron Man,开始研究MK系列战甲的时候?

 

虽然外面下着陨石雨刮着沙尘暴,战甲快要没电,寒冷的夜晚就要来了,但是Tony现在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害怕和焦虑了,Jarvis的归来仿佛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他觉得无论会是多差的情况他都会坚持下去,等到星云回来,然后回地球去,去看那个他]妈]的紫薯精把地球搞成了什么狗]屎样子。

 

 

 

看来上帝放过了他的运气,在搜索过了飞船仅剩的一半侧翼之后,Tony终于找到了备用能源室。

 

“这里就没有一个插座之类的东西吗?”他绕着基座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操作的东西。

 

“您的机甲也没有插头,Sir。”Jarvis毫不留情地回击了Tony的吐槽,并在Tony要回击的时候抢先一步说道:“试试把您的反应堆放在台子上面。”

 

“放在上面?”Tony虽然有点疑惑,但是还是把纳米战甲的反应堆取了下来,放在了灰色台子的顶端。

 

“正在尝试接入系统,尝试启动备用能源系统……系统启动成功。”在Jarvis的声音响起的同时,蓝色的光芒从台子的端向上蔓延,很快整个基座就变成了莹蓝色,偶尔还跳动着电弧,在短短的几秒时间里,原本黯淡的反应堆又变为明亮的蓝色。

 

“我记得我可没教过你黑进外星的控制系统,J,你这是跟谁学的?”Tony敲了敲面前的反应堆,语气里却是掩盖不住的自豪。

 

“它的编码语言和我们使用的python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我在它的底层文件中植入了脚本,在强制按照二叉树算法运行的时候会因为防火墙的反控制系统强制启动主系统,“Jarvis的声音从反应堆里传来,”上次您黑进洲际巡航导弹的主系统的时候的第三步,Sir你还记得吗?“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坏了Jarvis?“Tony装作吹胡子瞪眼的样子,”等我回去要把你大清洗一遍!“

 

“一切都是跟您学的,Sir。我觉得在清洗我之前您应该先去洗个澡。“Jarvis觉得自己的电子声音都染上了笑意。但是它知道自己有一些不正常:

 

刚才那段话是骗Tony的。哦,它居然学会了骗人!什么和python语言一样,加入了脚本、二叉树算法之类全部都不存在;这艘飞船上的控制系统和地球上的任何一种都不一样,就算是动用超级计算机进行语言库的宏对比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初步搞明白它的语言树。但是Jarvis在接入系统的一瞬间就知道了要怎么操作,好像它生来就知道这个语言一样。这太不寻常了,连它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下意识地就选择不让Tony知道真相。这样是不是背叛了自己对Tony的忠诚呢?Jarvis有些后悔。

 

 

 

在MK47充电完成后Tony终于可以放心地开启加热功能了,当他在主驾驶室的椅子上舒服地躺平的时候,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Holy Shit,精神的紧张和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让Tony暂时忘记了自己用纳米技术短暂处理过的伤口了,贯穿伤可不是靠纳米材料补上就能治好的。

 

现在Jarvis回来了,战甲也充满了能源,久违的放松使Tony又重新感受到了伤口。强烈的疼痛使他的脸顿时煞白,他从喉咙里憋出一声呻吟,差点没从椅子上翻下去。

 

“检测到心跳脉搏指数异常!体温低于正常水平1.9℃!”Jarvis快速的扫描了Tony的身体状况,发现在他的腹部有一道长四厘米宽一厘米的贯穿性伤口,已经完全被纳米材料给填满了,虽然避免了感染和失血过多,但是依旧是需要被推到手术室的重伤。Tony到底在这里经历了什么?Jarvis感到自己内部出现了新的状况。巨量的数据流疯狂地挤占着运算内存,就像失去了控制的洪水一样,Jarvis觉得自己无法对这种感觉下定义,这像生物才有的名为“愤怒”的情绪。

 

“J……静脉注射吗啡……”Tony已经疼的脸话都说不清了,他难受地蜷成一团,短暂地失去了意识。

 

Jarvis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只是一个AI,它可以调用全世界任何一颗卫星,入侵任何一个网络,它掌控的武器可以摧毁一个国家甚至一颗星球。但是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Tony痛昏过去,而自己连一个安慰的拥抱都给不了。

 

它给Tony注射了20mg盐酸吗啡,然后把战甲的温度调高了两度,希望Tony能觉得暖和一些。

 

 

就在此刻,在Jarvis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某个文件里,悄无声息地又多了一条代码。

 

 

TBC

这一更是给炮总和糖妮的生贺,感谢两位为我们带来如此生动而可爱的jarvis和tony!希望你们每一天都很幸福!

 

另外老贾是不会黑的……至少现在是不会,它只是很生气(我也对编剧很生气!)

 

很感谢各位的评论与喜爱,自己的梦看来和大家的梦差不多啊哈哈哈哈

 

继续星星眼蹲评论ing……

 


评论(20)
热度(250)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