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楚夏】风与海之歌-1

本章是路明非同学的专场


Chapter 1  尼福尔海姆的来信  The Letter From Niflheim

 

 

“路明非同学你好,今天是新学期的第一天,你选修的炼金原理进阶课程将在30分钟后开课,请注意安排你的时间……“

 

手机里喋喋不休的机械女声戛然而止,从被子里伸出的手把它按灭,而手机的主人却只当它是耳边风,翻了个身继续去会见周公。

 

早晨8;30分,寝室里安静的只有路明非微微的鼾声,两人间的寝室只有一半的东西,另一个人的位置已经空空荡荡了。

 

这也是路明非心安理得继续赖床的原因:没有了和芬格尔每早的“你先起“”不你起了我再起“”我没穿衣服你想看师兄我的裸体吗?“”你以为我穿睡衣了吗?“”你不起学分就扣没了“”我已经是最低的一级了无所畏惧“等等诸如此类的聊天打屁,一个人的早晨和被窝总是格外难舍难分。

 

“啊……还是起床吧……第一次课副校长可是要点名的……“路明非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下来,确定窗帘有好好的拉上之后快速地套上校服,背上挎包叼起一块吐司拿起一盒牛奶就准备出门,在临关门时他看到床头的轻松熊玩偶翻倒了。

 

他犹豫了两秒,还是走过去把它扶正,究竟是想单纯的把房间归纳整洁还是想把底部的一行字掩盖掉,路明非自己也不太明白。

 

 

路明非走在通往教学楼的路上,偶然路过学校的舞蹈排练室,今天早上有女生的芭蕾课,白雾般的纱裙和长腿起落,大早上就是一副令人赏心悦目的画面。

 

以往的路明非可能还会停下来冒着迟到的危险欣赏一番,但是如今的他只是当作大妈们跳广场舞一般目不斜视地走过——“开玩笑,自己经过这么多大风大浪,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见过,就算那个长腿美女忍者姐姐在自己面前跳钢管舞也不能打动我!“路明非这样想着,加快了脚步。

 

但是他猛地停住了,在那群女孩子中,他看到了一个红头发的身影。

 

女孩子们转着圈,像一朵巨大的百合花在地板上盛开,路明非努力地寻找着其中的一瓣,满脑子都是自己在大一时诺顿事件完结后,在这里偶然瞥见诺诺练习芭蕾的场景。

 

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子终于转过身,是路明非完全不认识的脸。

 

虽然早就猜到是这样,但是路明非还是失落了一下,诺诺从北京回来之后就失踪了,学校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去进行秘密的实习任务了,可是当路明非还想再追问的时候,工作人员用“她又不是你女朋友你有必要问那么多吗“的眼神成功地堵住了他的嘴。

 

8;50的时间提醒成功地把路明非从惆怅中拉回来,他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拔腿往教室奔去。

 

“新的学期又开始了,很高兴和大家见面,大家都是三年级的学生了,课堂纪律就不重复了……“副校长难得的换了一身能看的衣服,正儿八经的站在讲台上。

 

过于深奥的机械原理路明非就算再听上十遍还是觉得云里雾里,索性趴在桌子上用笔在笔记本上瞎画,伴随着枯燥的讲解声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嗨哥哥,醒醒,你的口水都要沾到我的袖子上了,真恶心!“在遥远的地方似乎有人在说话。

 

“呜啊!“路明非一下子坐了起来,发现教室里空无一人,而路鸣泽就坐在自己旁边,笑着看着他。

 

“你这家伙又搞什么?先说好我这1/4生命可是坚决不会再给你了,你别想打这个主意!“路明非像遇见强盗的良家妇女一样向椅子后面挪了挪,一脸警惕的看着路鸣泽。

 

“别这样想嘛哥哥,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你。“路鸣泽抬手松了松领口的温莎领结。

 

“路过?“路明非瞥了一眼路鸣泽的三件套西装?”你又去参加什么拍卖会了?“

 

“拍卖会?“路鸣泽轻声的笑了笑,”比拍卖会有意思多了。“

 

“我参加的,可是一位新王的登基典礼哦。“

 

没等路明非接着问下去,路鸣泽就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封信,烫金的信封,上面戳着火漆,图形复杂,路明非看了一会儿,勉强辩认出是一条龙和一只老鹰。

 

“我其实是来送信的,上面的大人物就会使唤我们这些跑腿的小员工,也不给发工资,总有一天我要到恶魔协会投诉他们。“路鸣泽不满的哼了一声。

 

“你可要收好了,一定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打开它,不然发生什么我们可是不负责的呦。“

 

“你们这售后服务也太差了吧?难道我现在拆开会有一头龙从里面钻出来吃了我吗?“路明非作势就要徒手撕开信封,一遍偷偷观察路鸣泽的反应。

 

路鸣泽既没有阻拦也没有着急,只是坐在旁边,用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他,“哥哥,我以为在几个月前你已经明白了要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呢,世上可是没有后悔药的。“

 

“我当然知道……“路明非愣了愣,把信封装进包里,装作语气不好的说”小泽子还有什么要紧事赶紧上报,要是没有了朕就下朝了,还有大批折子等着朕御笔批阅呢!“

 

“是是,奴才还有一事要禀告圣上,“路鸣泽挽手做了个揖,”主子你马上要到很冷的地方去执行任务了,御寒的衣物我已经替您准备好了,还望陛下能保重龙体,不要感染风寒哦~“

 

“怎么又来这一套……“路明非瞬间想起了去日本前路鸣泽也是这么个套路,刚想跳起来掐路鸣泽的脖子,没想到小恶魔打了个响指,瞬间从路明非的面前消失了。

 

 

 

“路明非!路明非!“有人在敲自己的桌子,是谁呢?

 

路明非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副校长就站在自己桌前,顿时瞌睡虫跑得无影无踪。

 

“路明非同学,我很理解你刚执行完特殊任务很疲惫的心情,所以你上课睡觉我也就默许了,可是你在睡觉期间还手舞足蹈,严重影响了周围同学的听课!”弗拉梅尔瞥到了路明非胳膊肘下面压着的笔记本,趁他不备抽出来一看,眼睛顿时睁大了。

 

“不是吧,我只是在上面瞎画了,画的是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你这么惊奇干什么啊!”路明非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怪不得你敢在第一节课就睡觉!路明非,你不愧是全校唯一的S级学生,连我后期讲义的炼金矩阵模型都能随手画出来!真的是认真预习了!”弗拉梅尔向全班同学挥了挥手中的笔记本,喜悦之色溢于言表。

 

“那么就请路明非同学到前面替我讲解一下这个炼金锡瓶的构造和工作原理吧!对你来说小菜一碟!”弗拉梅尔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在中国访问的多了,他也学会了传‘销演讲的那一套:

 

“不要紧张,我们来掌声欢迎一下!“

 

路明非在全班雷鸣般的掌声中像死狗一般走向讲台,心里把路鸣泽掐死了一万次。

 

原来这就是自己的,颓废的又不合常理的日常吗?

 

 

 

 

 

 

 

 


评论
热度(16)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