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53(完结)

第二十一章


1945年春,上帝终于想起要停止这场仿佛来自地狱的战争,当插在柏林市政厅顶的万/字旗被苏/联/红/军拔下,折磨全世界六年的噩梦终于可以醒来了。

 

但是有些人还沉浸在编织的‘征服世界’的美梦中不愿意醒来,部分德国军队还在乌克兰,苏//联边//境做着毫无希望的抵抗,他们坚信祖国的战败只是敌人用来扰乱军心的幌子,只要打赢这一仗,他们就可以回家接受最高的表彰。

 

密苏里河畔,一支被切断联系的德国/部/队正和追击他们近百公里的苏/联人做着最后的战斗,子弹已经用尽,迫/击/炮也被苏联早春的苦寒冻坏,他们只能靠临时的壕沟作为掩护,用石块做最后的挣扎。

 

施密特·瓦利是带领这群人的队长,他看着对面穿着白色作战服的军队越来越近,心里恨透了这群雪毛子,石块已经所剩无几,他在考虑着怎样能光荣地作为战士牺牲。

 

就在这时,一个裹得像熊一样的人跳进了他们的战壕,数只没有子/弹的步枪瞬间对准了他,来人摘下帽子,露出一头蹭的有些乱的棕色头发,开口确是流利的德语。

 

“柏林已经被苏联占领了,你们现在投降还能被送回德国。”

 

施密特气的眼前一黑,策反的人怎么这么大胆!他刚想让士兵逮捕这个逃犯,来人却掏出一个小型的收音机。

 

“我只是出于好心来提醒你们,你们也可以选择作为军人战死,但是想想你们的家人,这样的牺牲有意义吗?”他把收音机调到一个电台,里面传出了所有人熟悉的德军军方播音员的声音。

 

全体士兵都沉默了,远处的炮火声似乎成为了遥不可及的背景音,许久施密特才艰难的开口,“你不是专门来通知我们的……你来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干什么?“

 

“我来找一个人,他也曾是你们的一员。”来人向他们点头作别,然后转身跳到了战壕的另一端,消失在隆隆的炮火声中。

 

“真是个疯子……”人群中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然后从战壕里伸出了一面白旗。

 

 

 

眼前是无论走几百公里都相同的景色,铅灰色的天空,干裂的冻土,偶尔有绿色的嫩芽昭示着春来。费里西安诺睁大了眼睛,搜寻着一切可能是遗留的战场或者有人居住的地方。

 

他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寻找了半年,从那天跟着吉尔伯特踏上去东普鲁士的列车,他就开始了永不停止的寻找;

 

他去过很多战场,未结束的或是刚结束的,他听见士兵的哀嚎,看见血淋林的尸/体和断/肢,闻见血腥气和刺鼻的硝烟,有人拽住他的裤脚祈求他救命,“我想回家”,他听见16岁的男孩哭着对他说。

 

他也去过早已结束的战场,这才是他要找的地方,尸体和炮架早就被泥土掩埋,他用双手一具具地把他们刨出来,寻找他们的狗牌,辨认那些已经生锈的字母,看上面是不是他刻在心里的名字。

 

双手已经被碎石磨破,但是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期待能看到那个名字,如果看到就意味着这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就是路德维希,如果不是,他还要继续这漫长而折磨的寻找。

 

他走过很多村庄,有人或者没人的,他用不怎么流利的俄语询问那场战斗的地点,有没有什么幸存的士兵。但回答他的都是迷茫或者仇恨的眼神。

 

他还在寻找,沿着密苏里河一路走去。在天黑时他能听见远处传来的狼嚎,在西伯利亚的旷原上寒风刺骨,就算是最厚的熊皮也挡不住。他只好找个背风的土坡挖一个坑躺下,耳边是狼嚎和风声,还有密苏里河水结冰的咯剌声;他总睡不着,睁开眼睛就是深蓝的天,星星在冬天显得更加明亮而高远,恍惚间他以为这几年就是一场梦,自己还在那个山谷,波河奔腾如银色缎带,天上的星星像是在黑天鹅绒上的珍珠,有人轻声在自己耳边念着古老的情诗。

 

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有星星落在他的眼角。

 

 

 

 

 

 

转眼又是两个月,密苏里河已经解冻,绿色终于覆盖了这篇冻土,黄色的北极罂粟在风中摇曳。费里西安诺已经记不得自己走了多久,上个星期用猎物交换的子弹已经快要用尽,如果再找不到猎户家他也许就走不动了。

 

他鞠了一捧河水洗脸,依旧冰凉的的水激得他打了个寒战,远处隐约传来狗叫声,或许是幻听,或许附近真的有猎户家。但是他现在只想沿着河一直走,也许他会饿死在这里,骨头被狼吃掉,但是他不在乎。

 

太阳从云层中落下去,把河水染红,原本澄澈的河水在他的眼中仿佛是一条鲜血的河流,费里西安诺揉了揉眼睛,他仿佛又看到了诺曼临死前被血浸透的衣服,还有无数死在战场上的人,可能是饥饿让他出现了幻觉,他摇了摇头,站起来继续走。

 

天色渐暗,星星开始一颗颗出现在天际,虫鸣声也开始在草丛中响起。有一颗极亮的星子从天空划过,好像就坠落到不远的地方,费里西安诺向着那个方向下意识加快了步伐。

 

密苏里河在流经这块高地后拐了一个弯,费里西安诺绕过去后发现眼前居然是一片开阔的平原,不远处有灯光在木屋中亮起,狗吠声清晰可闻。

 

但是这些他全都没有注意,他的目光落在河畔站着的一个人影上,那里就是他以为流星坠落的地方,他停下来,攥紧拳头浑身都在颤抖。

 

那个人似乎在抬头看天上的星星,仿佛感知到费里西安诺的目光,他转过头来与费里西安诺对视。

 

费里西安诺终于喊出了那个他日思夜想的名字,两个阔别已久的灵魂终于又在同一片星空下重逢。

 

 

 

《命若星辰》正文完

 

 

 

 

 

 

写在完结之后

 

这个故事从2015年的9月份开始起笔,到现在已经快三年了,这三年来我从一个竞赛狗变成大学生,有很多东西来了又走,但是这篇文章让我感觉到我还是那个原来的我,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所以挺舍不得它完结,就好像和过去的自己告别一样。

 

但是故事总会完结,我希望这个结局足够配得上我花费的心力和时间。

 

中间因为学业停更了一段时间,那时我说只要我还能呼吸,这个故事就一定会写完,现在我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我做到了。

 

最近在修文时看到开始的几章,文笔幼稚又有些矫情,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虽然自己这几年写作水平好像也没进步多少,但是还是承蒙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和喜爱,让我有勇气把这个故事按它原本的模样写完,无论是在贴吧还是lofter,有些小伙伴的名字我一直都记得,你们的评论我也都仔细看过。

 

所以命若还是和智理一个决定,只要是之前在Lofter留言超过五次(截至2018 0828),或者写过长评(截至本子开始预售),我都会自费印一篇不能通过购买获得的番外送给你,也算是对你的喜爱的小小感谢,发文评时请打上#命若星辰 的tag,艾特我有时候会收不到。

 

这几年圈子热了冷了,很多当时一起产粮的小伙伴都不见了,不过我们爱着独伊的心是不会改变的,感谢本家创造了如此美好的他们。

 

过一段时间会放出新的全文链接和本宣,大家后会有期!

 

                                         蜜蜂


评论(20)
热度(72)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