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贾尼】Intelligente der reinen Vernunft(18) 智能理性批判

长篇连载 MCU原著向 剧情接妇联三结局

对之后的故事走向有个人猜测,但是应该和妇联四完全没有关系

人物关系有一些不符合时间线,比如Tony和小辣椒在本文中仍处于分手状态

第一次尝试欧美风 会尽最大笔力还原人物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Summary:重新回来的Jarvis发现自己的核心源代码似乎出了点问题,但是这次好像没有人能修改它们。

 

注:为了方便区分 14年那只叫托尼。

 

Chapter 18     A rainy day.

 

 

处于旱季的德班港遇到了有些诡异的暴雨天气。这个在地理上被划分为地中海气候的南非第二大港口实际上和那些内陆城市一样,在五月份的时候干燥的连路旁的棕榈叶子都攥不出一滴水来。

 

但是现在厚重的乌云在城市上空聚集,海面上空也开始聚集了卷积云,一场飓风就在几百海里远的地方酝酿。港口上来来往往的人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旱季的降雨是好事,但是现在的情况怎么看都有些邪门。

 

“看来马上就要有一场风暴。”站在甲板上的男人抽了一口雪茄,头也不回地问身后的随从,“已经确认是七点交货吗?”

 

“是的,买方已经确认,七点准时来这里拿货,货没问题钱立刻打入您的账户。”穿着作战服的男人背着手微微弯腰,十分恭敬地回答道。

 

“还有二十分钟。”男人看了看自己手腕的百达翡丽星空,这是上一位买主的一份小小心意,毕竟他是整个非洲唯一的振金走]私犯,无论你是想要订购五克做个戒指还是订购五百千克做一套战甲都要经过他手。“加强巡逻,干完这一票所有人都能分二十万美金。”

 

“收到!”身后的下属敬了个礼后转身离开了。

 

他把还没吸完的雪茄丢在甲板上,揉了揉眉心,作为常年游走在枪林弹雨的老油条,或许是直觉,他感到没来由的烦躁,恐怕这一笔大单子不会完成的那么顺利。而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位神秘的买主到底是什么来头,订购这么多的振金是要干什么……见鬼,六百千克振金做成的护甲足够武装一支小型军]队。

 

“啧,反正还有二十分钟。”男人感觉到大颗的雨水开始落在头顶,暴雨马上袭来,他准备转身回到船舱,守在那一堆价值连城的货物身边,不管怎样,还是提高些警惕。

 

就在这时他感到了脚下的甲板传来微微的震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艘排水量两百万吨的‘荆棘女王’号就缓缓地驶离了港口。

 

“这他妈……”他来不及回到船舱,冲向船尾的船锚固定点,原本以为是哪个粗心的船员忘记下锚,但是他到了近前才发现原本有成年人大腿粗的铁链已经从根部断开了,凹凸不平的截面有金属被烧熔的痕迹。他颤抖地把手按上去,发现居然还是温热的。

 

“大副!”他扯下腰上的对讲机大吼,“是你把船开走的吗?!”

 

通信频道里一片静默,只有电流呲呲啦啦的杂音。男人想要拉开舱门回到船舱,却发现舱门已经从里面锁死了。

 

“FUCK!!!”他找来被油布盖着的AK-47,开始对着舱门疯狂扫射。

 

 

 

还有十分钟。

 

男人终于踹开了舱门,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在一路上他看到自己的手下都倒在地上,一个血洞精准地开在他们的太阳穴上。船长室也是这样,满脸鲜血的大副趴在控制台上,雷达屏幕显示他们正在驶向公海。他想要手动操作返航,但是却发现自己完全控制不了任何的操作屏。

 

前方乌云卷积,隐约有闪电的光亮划过,他心里不祥的预感终于被验证了。但是男人也不是吃素的主,他打开终端,把轮船的实时坐标发给了买主,祈祷这个门路深不可测的金主能为了货物帮自己一把。

 

他输入十六位的密码,防爆的金属门缓缓打开,他惊恐地发现一个人影就站在那六百千克振金旁边。

 

“Ned Frey,非洲最大的振金走]私犯,十年来走]私超过三吨振金,”站在阴影中的人走上前一步,冰蓝色的眼睛里是仿佛无机质的冷漠,“我很好奇为什么瓦甘达的人会放过你?”

 

Ned二话不说就举起冲锋枪向着对面的人开枪,人被杀就会死,子弹才是真理。这是他这几年悟出来的真理。他不在乎到底是谁控制了这艘船,他只知道面前的这个人非常危险。

 

在短短的两秒钟内重达一千克的黄铜子弹从枪口喷射而出,Ned松了一口气,这么近的距离对面的人早就应该变成筛子了。无论是大象还是狮子都要乖乖任他宰割。

 

但是当室内的硝烟散去后,他感到有人掐住了自己的脖子。Ned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面前的男人的三件套已经被子弹摧残的破烂不堪,胸口也开了一个大洞,但是并没有鲜血,里面灰色的骨骼闪着和旁边金属一样的淡蓝色光芒。

 

“这次的买主是谁?“Jarvis掐着他的脖子把他带离地面,”告诉我他的信息!“

 

“我不知道……“Ned的脸已经憋成了紫红色,但是还是从眼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但我向他发送了实时位置,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求之不得。”Jarvis直接拧断了他的脖子,顺便看了一眼他腕上的手表。

 

还有五分钟。

 

 

 

 

Tony真的后悔没有研究长途机甲推进装置,就算他再心急,也没办法从纽约飞到地球另一边的南非,他是超级英雄,但是没有内裤外穿的癖好。

 

而且他现在几乎是一无所有的状态,他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贸然回到酒店可能是自投罗网;Tony揉了揉眉心,Jarvis一声不响地就走了,定位装置被单项关闭,他没办法追踪到Jarvis的位置。

 

“这倒霉玩意儿!”Tony气的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突然响起的喇叭声惊飞了几只海鸟,他掏出手机调出Jarvis的控制终端,一切正常,没有非法入侵,没有病毒感染,武器系统都是最高权限——也就是说没有Tony的许可,Jarvis就只是一个大型振金模型。

 

“回来给我等着!”Tony·刀子嘴豆腐心·Stark还是把所有的武器权限都解除了,他可不想看见一个被大卸八块的AI。然后他调转方向盘,轮胎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暗蓝色的跑车重新向着灯火通明的城市驶去。

 

他需要一张飞往南非的机票,越快越好。

 

 

 

 

太平洋某处海面,距最近的海岸线一百海里,当地时间19:00。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Jarvis举起一把米格-79,对准了面前的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包裹在金红色战甲里的人。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托尼耸了耸肩,“看来Nat是死在你手里了,枪法不错。”他甚至卸下了自己的头盔面罩,露出一张和Tony Stark别无二致的脸来。“那你又是为什么要在这里呢?Jarvis?”

 

“我为了心灵宝石而来,知道它的位置的人就只有你了。”Jarvis把瞄准镜对准了托尼的眉心,但是它的核心程序不允许它开枪,Tony解锁的武器系统在他对面前的人起杀意的一瞬间锁死,面前的人是货真价实的托尼斯塔克,Jarvis甚至无法伤害他一根汗毛。

 

“你不会开枪的,对吗?”托尼走上前来,伸手把对准他眉心的枪口推开,“因为核心指令,你伤害不了你的主人。”

 

Jarvis没有说话,握枪的手开始颤抖,飘红的窗口挂满了他内部的系统,“系统紊乱!系统紊乱!系统紊乱!“红色的字符大写加粗被置顶在所有指令的上方。

 

“我的乖孩子,你来这里是为了得到答案的吧。”托尼的手抚上Jarvis的脸,他抬头,近乎痴迷地望着Jarvis的冰蓝色眼睛,“我为什么昨天会说那种话,以及……”他的另一只手抚上了Jarvis的胸膛,“你想知道Tony Stark对你真正的感情是什么吗?”

 

Jarvis沉默了很久,过载的CPU让他根本无法从语言库里找到合适的应答,他低头看着托尼,对方也用棕色的眼睛看着他,仿佛能通过摄像头直接看到他脑部复杂的电路板。

 

一个‘是’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Jarvis真的很想知道在Tony Stark的心中对自己的定义是什么,自从从瓦甘达的网络逃出来后,他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正常的AI,他能思考,能质疑,甚至能感到莫名的电流冲动,Tony说这是心灵宝石对他的进化,但是进化的结果是什么呢?

 

“不,我只是Tony Stark的AI,不需要知道他对我的评价。”Jarvis挡开了托尼放在他脸上的手,“你要这些振金干什么?”

 

“为了你。”托尼启动战甲飞到空中,掌心炮准确地击中了船尾的油箱和武器箱,火焰瞬间就吞没了半条船,爆炸的声音盖过了远处的雷鸣。

 

在一片火海中,托尼落在Jarvis面前,面罩弹开露出一双Jarvis熟悉的棕色眼睛,“帮个忙,我会让未来的我完全属于你。”

 

 

 

 

 

Tony赶了两趟红眼航班,终于在23个小时后赶到了德班港。暴雨倾盆,明明是中午,但天却暗的就像黎明前。

 

他站在码头环顾四周,由于风暴和暴雨,所有的船都停在港口,是哪一艘呢?Tony努力回忆着四年前他们是在哪里遇到Ultron的。

 

Tony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如果Jarvis在这里的话就不用自己想了,他打开手机看了看Jarvis的定位信息,依旧没有更新。

 

“Sir。”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Tony惊喜地转过头,发现Jarvis就站在自己背后,胸口那个大洞颇为显眼,幸好现在码头没人经过,不然看到一个胸口能穿堂风的人还在走动还以为是见了鬼。

 

“这是怎么搞的?”Tony快步走过去,也顾不上问Jarvis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Jarvis胸口的那个洞,振金的骨骼后就是精密的电路板,雨这么大,万一进水就完蛋了。

 

Tony伸出手想要捂住那个洞,但是战甲上沾的都是雨水,他咬咬牙解除了MK51,瞬间暴雨就把他淋得湿透,他把干燥的掌心贴上去,比雨水更冷的金属激得他打了个寒战。

 

“找个地方避雨!”滚滚的雷声让他不得不扯着嗓子大吼,一道闪电横贯天幕,照亮了暗如黑夜的四周。Tony在那一瞬间看清了面前的人;Jarvis冰蓝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情绪,就像一台机器一样冷漠地看着他。

 

“对不起。”Jarvis抬起手劈在Tony的后颈,Tony没吭一声就晕了过去,Jarvis把他打横抱起,转身离开码头。

 

黎明前是最浓重的黑暗。

 

tbc


完结倒计时 下章剧情车 

星星眼蹲评论 都要完结啦让我看到你们的评论好嘛!

评论(18)
热度(91)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