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52(二战背景,主独伊亲子分,史向科普向非国设)

目录

第二十章

 

在经历了难熬的冬天后,春天带着好消息来到了都灵;最后一批墨]索]里]尼]派的军]队也撤出了城,游]击]队把胜利的旗帜插上了市]政厅的尖顶上——这座被战争折磨了四年的城市终于得到了解]放。

 

费里西安诺带着一束新鲜的迷迭香来到了诺曼的墓前,青色的草地覆盖了原本枯黄的地面。又是新的一年,新的生命诞生,但是有一些已经永远地离开了。

 

“爷爷,我是来告诉你都灵城已经解]放了,不会再有军队再滥杀平]民],自由的思想也不会再被判罪,”费里西安诺把手中的花放在墓前,伸手触摸冰凉的大理石,“哥哥也去西班牙找安东尼奥]哥哥去了,希望会有好消息。”

 

“西泽里奥先生跟着大]部]队去米兰了,那里还没有解]放,他每次新出的书和讲义都会寄给我一份,上面的署名有你的名字哦,西泽里奥先生说没有你就没有都灵的今天,你是真正的英雄。”

 

“我还这里还是为了忏悔,请原谅你的孩子;我错怪了一个高贵的灵魂,我爱的人。爷爷,我一直没敢告诉你和上帝,我真心地爱着你的学生,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他一直记得临走前你的嘱托,在残酷的战争中坚持着自己的初心,而我却因为误会和愤怒错怪了他,在他临死前都没能向他道歉;如果您在天堂遇见了他,请一定要替我传达我的愧疚,告诉他我依然还爱着他,比爱头顶的这片星空还要爱。”

 

“如果能回到当初……”费里西安诺笑着摇了摇头,俯下身亲吻墓碑,“我在想什么呢,过段时间再来看您,我先走啦,爷爷。”

 

 

 

春风不仅带来了这一个消息。三天后费里西安诺收到了一封信。

 

尊敬的费里西安诺先生你好,余弟托我捎一些东西交给你,我将在三日后登门拜访。(1)

 

他把这封简单的信的署名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在他认识的人中只有路德有这个姓氏,而路德也确实提过自己有一个哥哥。那些东西会是什么呢?费里西安诺一想到是路德留给他的东西,在悲伤之余也还有期待。而一旦有了期待,剩下的等待都是煎熬,费里西安诺害怕吉尔伯特会提前来,这三天除了必要的外出都呆在天文台里。

 

终于在第三天的黄昏,门被叩响了。

 

费里西安诺跑过去打开门,发现一个有着银白头发的男人站在门外,“你好,请问是你费里西安诺吗?”他转动着和他的发色同样奇特的红色眼珠,努力用不熟练的意大利语问道,顺便辅以夸张的肢体动作,费里西安诺都有些分不清谁到底才是意大利人。

 

“是的我是,你是路德的哥哥吗?”费里西安诺笑了,路德维希从来没跟自己提过他的哥哥是如此的特别,原本像小说中吸血鬼贵族一样的设定却被他的夸张动作毁了彻彻底底,为了缓解对方的窘迫,费里西安诺用德语回答。

 

“是的,我叫吉尔伯特,是路德维希的哥哥,我寄的信你应该收到了吧。太好了,你居然会德语,我还在发愁怎么和你交流。“吉尔伯特长出了一口气。

 

“请进来坐,吉尔伯特先生,我一直在等着你,听说你有路德的消息。“费里西安诺带着吉尔伯特到会客厅的沙发坐下,”是有关什么的呢?“

 

“啊啊,我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因为这件事,”吉尔伯特把背包取下来,“但是你要先回答我一件事情;”

 

 

“你是路德的恋人吗?”他紧紧地盯着费里西安诺的眼睛,如果他从中能看到一丝一毫的犹豫和迟疑,他就不会把东西交给费里西安诺——这可是他的弟弟在军]事]法]庭上用生命承认的人,他是否值得路德维希这样的牺牲呢?

 

“是的,我是。”费里西安诺没有一丝犹豫地回答道,”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你弟弟的死向我寻仇的,我接受,我也承认,请你让我解脱。“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你随时可以。”

 

“不不不,”吉尔伯特摆摆手,把手枪推回到费里西安诺面前。“我不是来寻仇的,我只是我弟弟的义务邮递员和电报员。刚才只是确认一下身份而已。”他从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放在两个人之间,“在你打开它之前我要先告诉你两个消息;”

 

“第一,路德没有在军]事]法]庭被处决……”他的话还没说完,费里西安诺就激动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就像是将溺死之人抓着浮木。“路德,路德他没死?”费里西安诺颤抖地问道,这样的消息他不知道在梦里梦见了千百遍。

 

“嘶……”吉尔伯特抽了一口冷气,摆摆手示意费里西安诺自己的手臂不碍事,“你别急,之后他被派往了东]线]战]场,这件事上面没让我知道,这是我在奥地利的朋友告诉我的;第二件事就是这个,”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递给费里西安诺,“刚刚寄到德累斯顿的,你也算是家属吧。”

 

 

 

敬爱的贝什米特先生,贝什米特太太:

 

我们很遗憾地通知您,您的儿子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及所在部队在苏]联]战]场的密苏里河清]剿战中失踪,经过一个星期的搜寻后我们确定该部]队已无生还可能,对于路德维希对于国]家与军]队所做出的贡献我们深表感激,同时对于这个不幸的消息深表歉意,德意志和元首会永远记得你们做出的伟大贡献,士]兵遗物已一并寄出请注意查收。

 

                                                   东线战场第二方面军军团总部

 

 

 

在没有什么对给予一个人希望又在几秒钟后把这点希望收回最为残忍的事了。费里西安诺看着那一张薄薄的纸,觉得这一定是上帝对他又一次的惩罚,“为什么……”大颗的泪水落在铅字上,把那些残忍的文字模糊掉了。

 

吉尔伯特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肩,“我也很遗憾,但是战争就是这样,我很欣慰他是作为一个战士,而不是一个罪]犯死去的,”“可路德他不是罪]犯……”费里西安诺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想要告诉吉尔伯特事情的真相。吉尔伯特却拍了拍他的肩,“我都知道的,在他被抓起来的时候我也被指控党]派]争]斗,没有来得及知道,后来我专门回了一趟都灵知道了真相,那个施罗德将]军不是想把自己的儿子扶上去吗?都灵城和北部城市解]放后他就被调到东线战场上了,我利用几场部署的败仗把那个混蛋调到了我的部队——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在东]普鲁]士带兵,等到时机到了就送他去最偏远的战场,让他也尝尝西伯利亚割喉咙的冷风!”吉尔伯特看着费里西安诺有些似懂非懂的眼神笑了。

 

“反正都是军]队里的恶心事,你只用知道路德的仇我马上就能替他报了就行,敢欺负我弟弟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他背上背包站起身,“好啦,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该送的东西我也送到了,这样我的混蛋弟弟也不会在天上诅咒我啦。再见小费里,我要去火车站了,从东普]鲁士到这里可不太容易,如果有时间我真的很想听听你们之间的故事,”吉尔伯特眨了眨眼睛,“毕竟能让我弟弟那个榆木脑袋开窍的人可不一般~有缘再见吧!”

 

“啊……再见吉尔伯特先生……”费里西安诺看着吉尔伯特急匆匆地走出门,“该不会是偷偷溜出来的吧……”他嘟囔着,打开了手里的文件夹。

 

 

 

 

首先他掏出来的是一叠厚厚的信,正是那天晚上他在档]案馆里没找到的那叠被伊莲娜截获当作‘证据’的两个人错过了两年的信。费里西安诺数着路德维希发来的信,厚厚的一叠,足足有十二封;而自己只发了两封之后就放弃了联络。愧疚又涌上了他的心头,费里西安诺闭上眼,想象中在军]校艰苦的训练中,在战场纷飞的炮]火中路德维希等待着他的回信。

 

随着那一叠信掉出来的还有几张照片,费里西安诺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在非洲拍到的银河,诺曼曾经对他们提过,只有在非洲才能拍到那样完整而璀璨的银河。无数的星点在黑白照片上只是一个个小小的白斑,但是它们汇聚起来依旧是最壮丽的星空。

 

 

最后是一封信,写于1944年7月23日,审判之后的第二天。

 

亲爱的费里西安诺:

 

这是我最后一封写给你的信,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

 

我就要被军]事]法]庭除以死刑了,以叛]国罪和鸡]奸]罪,虽然我对前一个罪名保持怀疑而对后一个不屑一顾;

 

对天文台和诺曼教授的死我已经无力再辩驳,那么多证据显然你也不会相信我的话;也许是上帝乐意与我们开个玩笑,也许是祂对我这两年在战场上牺牲的生命做出的惩罚……我乐意用我的鲜血赎罪。我没有听诺曼的话,在战场上迷失了自我,费里西安诺,我很抱歉没能遵守你的誓言。

 

又是一个夏天了,五年前的夏天我来到了ValPescara天文台,遇见了你。能和你一起研究星星,和你参加那些庆典真的很开心。我也很幸运能知道你过去的事情,在星空的见证下我拥有了你的心——这是我得到的最珍贵的东西,远比我的生命要珍贵得多。和你相伴的每一天都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与之相比我之后经历的那些都不足为道。我们都是这个时代,这场战争的牺牲品,我时常在想,如果我们能在不同的时间遇见,比如八十年后?结局会不会比现在好一点?这份和正常人一样的爱情能够被承认,不会有战争分离我们,我们会一直研究星星直到我们老去……我做过无数个这样的梦。

 

还记得你那晚在塔顶问我的问题吗?‘如果把人的一生比喻成星星的话,你觉得它会是怎样的呢?’我当时的回答是‘如果能有一颗行星愿意陪你去流浪呢?’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宁愿不参加这场该死的战争……但是我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希望你能坚强地活下去,不要为我的离开而伤心,我去找天上的星星们跳舞去了,对,就是你的Aurora小姐,我会转告她你有多喜欢她。

 

永别了,以及,TI Amo.

 

                                                                路德维希

 

 

读完这封信费里西安诺并没有感到悲伤,因为信里的一句话牢牢地镊住了他的心;

 

“如果把人的一生比喻成星星的话,你觉得它会是怎样的呢?”

 

自己说人生就像彗星,一生都在流浪的彗星,一生都在寻找一颗能让自己坠落的恒星的彗星。

 

“路德所在的部]队只是失踪了。两年前你已经放弃过一次了,现在还要放弃第二次吗?”费里西安诺对自己说。

 

费里西安诺猛地站起身,冲回自己的房间拿起门口的背包——这个小习惯也是来源于路德维希,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地塞进去,把天文台的大门锁好钥匙塞在花坛下面后向着火车站跑去。

 

他要找到吉尔伯特,和他一起去东普]鲁]士。然后去找路德维希,无论找回来的是活人还是尸]体甚至只是半截生锈的狗牌,他都要去找,如果找不到,他就在异国的冻土上待一辈子。

 

夜幕降临,星星一颗又一颗在黑天鹅绒般的天幕上亮了起来,她们看着在山路上狂奔的小小人影,眨了眨眼睛,为这孩子送上自己的祝福。


TBC


下一章就完结了。

评论(9)
热度(42)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