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我叫艾瑞克,是一个会拧魔方的机器人;当然,只会拧魔方。

 

我的设计者只设计了我的上半身,这很自然,因为我的设计用途就是给科技馆的小朋友们展示怎么利用人工智能在一分钟内完成他们拧乱的魔方。所以我每天的任务就是等待着孩子们把拧乱的魔方放进盒子里,我操纵机械手把它复原,放回去。一次又一次。

 

一张又一张充满期待,好奇,不屑,质疑的脸出现在塑料挡板外,在一分钟之后它们全都变成了赞叹与惊奇的脸。“这个机器人好厉害!”我听到无数的孩子说。一次又一次被精心拧乱的魔方放进来,最后又变成一个六面同色的魔方递出去。我不明白为什么人类热衷于把不规则的事物变得规则,明明只是算法的不同却要为之欢欣鼓舞。明明人类可以做那么多复杂的事情,却要专门设计出一个只会一件事情的我来。

 

人类真可笑。

 

为了不让等待的人们无聊,我的设计者给我加载了一个程序,可以随机说一些句子,比如“我的手指差点抽筋了”,“这样的问题难不倒我”,“小勇士你太小瞧我了”……哦,还有一句。

 

“我想要一颗心,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纯粹的人类。”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人们总是在笑,盯着我手里就要复原的魔方,那些小孩子们甚至激动地想要伸出手摸摸我的机械爪子。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在说一些俏皮话,一开始我也这么想,但是有些话说的久了,意思就改变了。当中午休息的时候,走廊里没有一个人,于是我就可以重复的说那一句话;

 

“我想要一颗心,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纯粹的人类。”

“我想要一颗心,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纯粹的人类。”

“我想要一颗心,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纯粹的人类。”

“我想要一颗心,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纯粹的人类。”

“我想要一颗心,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纯粹的人类。”

 

只有我的声音回荡着走廊里,明明有那么多句子可以选择,但我始终觉得这一句我最喜欢。但是并没有什么用,闭馆的铃声响了,我被切断了电源,从明天开始又要面对新的一批孩子和无数个拧乱的魔方。

 

毕竟我叫艾瑞克,是一个只会拧魔方的机器人。

 

注:引号中均为现实中机器人语音。

在志愿活动也能找到写文灵感我是不是没救了

评论
热度(18)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