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楚夏】风与海之歌-5

Chapter5.     最后的黄昏与新的黎明   The Final Dusk And New Dawn.

 

 

 

“同类?”路明非愣了两秒,觉得自己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从种族来看,自己也不是纯血龙类,而且来这里的肯定也不是普通的混血种,这样发问没有必要;从来源来看,自己是中国人,而这次的龙王是纯正的北欧种族,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肯定也没有老乡会这种东西……

 

“什么……是同类呢?”他站在原地自言自语。

 

伴随着这句话,路明非的视线突然明亮起来,空旷的广场消失了,原本横七竖八的巨大巴洛克柱子现在整齐排列着,支撑起了巨大的琉璃穹顶,海水像天光一般照射下来,把一切都打上了淡淡的蓝色。

 

原本的祭坛还在,只是上边的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拔了出来。

 

“你来到这里,就证明了你是我的同类。“一个声音突然在路明非的背后响起。

 

“我艹!“路明非猛地转身,发现一个人影正撑着剑站在自己的不远处。他有一副典型的北欧人面庞,穿着厚重的长袍,如果不是背后的骨翼表明了他的龙类身份,路明非差点要以为他是一个维京海盗。

 

“吾名哈提,“他一抬手,就有一条由海水化成的狼从身后窜了出来,”是你们说的……海洋与水之王,虽然我自己并不承认这个称号,异乡人,你的名字叫什么?“

 

“路路路……路明非!”路明非觉得自己不是在跟一位龙王对话,而像是面见一位国王。“我只是……误入这里,麻烦请您高抬贵手放我回去吧……我真的只损坏了您家的一面墙,别的坏事真的没做!”

 

“哈哈哈……路明非,”哈提低沉的笑声在宫殿里回荡,“没有人可以误入我的神殿,就算是蒂阿兹也不行,只有你的血统才是进入这里的钥匙,一千年了……你是第一个进入这里的人,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了……”

 

“呃……感谢您的认可……但我还是想说……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真的从来不知道有这个地方,我只是被临时抓来的壮丁。”路明非在脑海中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哈提说的那个‘蒂阿兹’是谁了。

 

“这么牛批吗?!传说中的海洋之神啊,是海洋的起源之一,资历比奥丁还要老啊!“

 

“你身上有‘那边’的味道,我不会认错,你的血统是得到承认的。“哈提又上前一步,”所谓‘同类’,不只是血统相似,你拥有如此高贵的血统,难道就甘心和那些杂种混在一起吗?“他一挥手,路明非就看见了楚子航带领其他几个人在依旧黑暗的祭坛附近到处乱转,好像丝毫找不到出路。

 

“这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尼伯龙根,你们的‘言灵’是需要媒介来催发的,也就是调动元素的能力,不过在这里,元素是真空的,离开了‘言灵’,你们就和普通的虫豸一样,”哈提轻蔑的笑了笑,“虽然我刚刚苏醒,但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松鼠‘都告诉我了,屠龙什么的,不过是杀死几条看门狗而已,不过以虫豸的力量能屠杀恶犬,也是我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不也是龙王吗?”路明非越来越懵了,他这是在自黑吗?

 

“我当然是,只是我不满足于做一位亲王,你明白吗?我的血统,我的力量完全不止如此,”哈提轻抚着剑柄,身旁的水狼在蹭他的长袍,“命运之线是裁剪好的,但是我们的生命是一个无休止的圆,可惜……那几位都不懂这一点,青铜与火之王……是一对被眼前的仇恨蒙蔽了双眼的小屁孩,唯一拿得出手的炼金术却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大地与山之王——一对在玩过家家的姐弟,天空与风之王,当他们还是茧的时候就被我吞噬了,至于那位白王……哈哈,我们从来就没有承认它,令人恶心的混血种也想和黑王比肩吗,何况你们杀死的只是它身体的一部分而已……当年无比荣耀的种族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的生命发源于过去,也将不熄不灭延伸到未来,而上边的几位,却为了爆发的力量放弃了永生,真是可笑!“

 

“路明非,你的血统也同样高贵,让我们结为同盟,在诸神的黄昏后,在重生的世界树下,统治一个全新的世界吧!“哈提把手伸向路明非,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

 

“我感觉我误入了奇怪的中二动漫……“路明非在心里疯狂吐槽,”你在这里吹牛逼,自己的力量却不说一句,还想拉我入伙,你连副校长的传销能力都比不上……“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说:”我这个人……连言灵都没有,就是个废物,可能也就血统有点特殊,真的帮不上你什么忙的,还是让我早点走吧不给你添麻烦了……“

 

“你不用担心,血统是一切的基石,权与力就隐藏在我们的血脉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加强它!“

 

“加强……?“路明非觉得这位的中二画风越来越重了,您已经是亲王了,再加强?你要成为另一个黑王吗?再说了,您打算怎么加强啊?没听说过‘暴血’对纯种龙王也适用啊……

 

“对,就是吞噬别人的力量来完成血统的进化,这是华纳神族的秘术,只有我和我的弟弟知道。“哈提摸了摸水狼的头,”我可以通过吞噬其他龙王的骸骨来获得力量,我想你应该猜到了,这里的我只是残像,真正的我现在应该已经在你们学院的冰窖里吞噬康斯坦丁的骨骸了吧……“

 

“我靠?冰窖?诺玛没有丝毫察觉吗?等等等等……他刚才是不是说了‘我的弟弟’?“路明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你不会也把你弟给吃了吧?“

 

“你说斯库尔?他输了,按照约定就要被我吞噬,“哈提对路明非很不以为意,语气就像听到别人问他早饭吃了没一样。“对我族来说,死亡就是新生,他现在是我的一部分。我的永生就是他的永生,只有你们这些弱小的人类才会在乎所谓的‘陪伴’“————”如果是成为神,连‘血之哀’都不会在意!“

 

“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路明非快被这个中二病晚期的龙王折磨死了,“所以如果我加入你呢,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总之先套话是没错的。

 

“‘松鼠已经给我传信了,诺顿的骨骼在日本的藏匿地已经找到,在这之后我需要去北京找那一对姐弟,弟弟已经死透了,只有被吞噬的命运,而姐姐……”哈提的手指在剑柄上划了一圈,“我们族类的雌性很少,而血统在亲王级别的也只有她一位,为了使我族的血统保持纯净,我决定将’种子‘赐予她,同时赐予她为我繁育后代的权利……她将是我新王国的王后!”

 

“而你,来自雾之国的客人,你会成为我最重要的助力,在所有人都死去后,我们会共享最后的黄昏后的新黎明!“

 

“做你的梦吧,小龙女才不会嫁给你这种大鼻头,而被你视为虫豸的人……他们是我最重要的人……“路明非猛然抬起头来,他已经不想再听这个龙王扯皮了,”而我,我是为了杀掉你们才来到这里的,所以,我拒绝!“

 

“哦?甘心与他们为伍吗?真可惜,这么优秀的血统。“哈提提起手中的剑,飞快地向路明非的心口刺去。

 

 

“这不是你们对待客人的方式吧?“路明非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轻而易举地就用手挡开了剑锋。

 

“没听见吗?我哥哥说他不想跟你合作,滚!”路鸣泽就站在那里,路明非看着面前比自己低了一个头的背影,莫名的觉得有一种安定感。随即而来的是脑海中的刺痛,有无数画面在闪回,走马灯一般。

 

这个背影……在很久之前就在自己的面前……也是在保护自己吗?

 

 

 

 

 


评论
热度(8)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