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楚夏】风与海之歌-7 (二弥子登场倒计时1)

Chapter 7.   如果他日重逢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

 

 

 

以色列人祖先阿拉伯罕由于虔敬上帝,上帝与之立约,《旧约·创世纪》其后裔将拥有“应许之地”:记载以色列人祖先由于虔敬上帝,上帝与之立约,流奶与蜜之地。

 

楚子航并不信教,但是在卡塞尔学院的神学选修课上看到授课的以色列籍教授声泪俱下地控诉那些‘蛮族’是如何抢走他们的圣城,他也大概清楚了‘The Promised Land’大概是一个什么地方;

 

为之战斗过,流血过,甚至把自己最神圣的契约,最美好的回忆留下过的土地,在命运里就该与之相逢的土地,每个人应该都有。

 

就像东京之于路明非,米兰之于凯撒,剑桥之于昂热,格陵兰海之于施耐德……楚子航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的‘The Promised Land’应该是在北京——倒不是说那条雨夜里的高架桥给他的回忆不够深刻,他在记忆的硬盘里已经把它归为‘故乡’一栏,是一切的起源,而不是重逢。

 

但是当时楚子航并没有‘夺回圣城’的想法,他一直在潜意识里逃避那个城市,即使是把北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放在同一张任务清单里他也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即使要经历三十个小时的跨洋飞行。谈不上心理阴影,更不是PDST,他不是小说里那些苦情的男主角,失恋之后对那块伤心之地恨之入骨;

 

就像一盒小时候很喜欢的玩具,即使长大了不再玩了也要把它妥当的收好藏进床底,可能里面藏着自己吹着鼻涕泡和青梅竹马一起玩的黑历史让你怯于再次打开,但是它必须好好的待在那里,谁也不许碰,谁也不能碰,仿佛它是你的整个世界一样。

 

可是现在有人告诉他,有人不仅要把那箱玩具拖出来,还要把里面的东西据为己有。

 

所以不管是挂着鼻涕的小男孩还是提着太刀流着龙血的男人,在这个时候都要冲上去,不管打过打不过,一定要先揍那个混蛋一顿再说。

 

 

 

所以楚子航站在建国路的街边,右手边就是人群熙攘的东方广场,当时他就是从这里进入了地铁站下的尼伯龙根,可是随着芬里厄和耶梦加得姐弟俩的死去,旧的尼伯龙根已经崩塌,外来者再也无法进入,只有死者有权利享受永恒的长眠。

 

所以这也是留给他和组员们的难题,怎么进入尼伯龙根赶在哈提之前抢到龙王的骨骸?

 

天色渐暗,主干道上华美的枝型路灯开始一盏盏亮了起来,伴随着沿街店铺明亮的橱窗和轻柔的音乐,来来往往的人正陷于平凡生活带来的安宁幸福中,并没有注意到一个背着网球包的大男孩在地铁口旁伫立了很久,然后转身离开的背影。

 

他没有叫北京分部的专员准备专车,而是在街边随便找了一辆共享单车,把网球包放在车后架,这辆车后轮有点瘪,他必须微微从车座上起来才能蹬的动,前面的路恰好是上坡,他皱着眉头蹬的很用力,几乎不像是A级血统的执行部专员,更像一个赶着回自己十平米出租屋的北漂青年,仿佛那间屋子就是自己的全世界一样。

 

 

 

“呦,小航,今年怎么回来这么早啊?”邻居家的老太太听到动静探头出来,看到是楚子航就笑着招手,“还没吃晚饭吧?来我家吃饺子,白菜猪肉馅儿的!”

 

“我吃过了,谢谢刘奶奶。”楚子航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我回来有点事,马上就走,房子的水电费和物业费会按时打到您的卡上,以后也还请麻烦您照看了。”

 

“不麻烦不麻烦,都是邻居有什么事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她在腰上的围裙上擦了擦手,“你带小弥回家结婚了吗?怎么不带她回来看看呀,几年没见怪想她的……”

 

楚子航准备掏钥匙的手顿了顿,永远不要小瞧老太太的八卦之心,自从他在那天找到这栋房子之后这个刘奶奶就认为自己准备是带夏弥回老家结婚去了,但又舍不得这老房子才一直委托她交水电费——这也难怪,哪个讨债的会那么好心替这个破旧的老房子交顶级小区的物业费?

 

为了防止好奇的老太太胡思乱想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失踪了,楚子航只好默认自己带了夏弥回上海老家结婚,至于这个借口是合理还是戳中了内心某块柔软的地方,他不愿意去想,反正有人认为他们过的挺幸福,也挺好的。

 

“有机会了一定带她回来看看。”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进锁孔,里面的轴承有些锈,他使了些巧劲。

 

“好嘞,你们早日生个大胖小子啊!我的锅要开了就先回去了!”她向楚子航点了点头,匆匆的走回厨房。

 

他站在原地,似乎对这种对新婚夫妇的正常祝福有些消化不良,成家,结婚,生子……这些正常人的幸福自从他加入执行部开始就有了舍弃掉的觉悟;

 

但假使他有经历这一切的机会呢?和一个女孩相知相爱,就像自己的……父母?他愣了一下,脑补站在自己身旁的人,有时是苏茜,有时又变成了面容模糊的女人。

 

他摇了摇头,把这些场景都抛在了脑后,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老旧的防盗门;

 

“我回来了。”

 

有些故事结束后你就不再希望其他故事开始了。

 

 

 

 

 

头顶的白炽灯闪了闪,照亮了这间十平米不到的房间,楚子航轻轻地把门关上,套上鞋套。

 

并不是什么高档的木质地板,甚至是有些简陋的水泥地,一年未清扫之后积了一层灰尘,他从门后找出了水桶、抹布和扫把,在外面的公共水管接了水,蹲下来开始清扫。

 

如果换了凯撒,估计早就请最好的家政公司每周都来清扫一次吧,就连床下的灰尘都扫的干干净净那种。但是他并不想有第三个人进入这间屋子,如果这样清扫也失去了意义。

 

他把水桶里的水泼在地上,跪在地上拿起抹布开始用力的擦拭,就像他在仕兰中学值日时擦黑板那样。

 

 

 

等到他把房间所有的角落都打扫了一遍后已经是深夜了,玻璃已经被补好,夜风只能在窗外逡巡,夏天的泡桐树叶子宽大,在地板上投下怪诞的剪影。他坐在床边,望着脚下缓慢移动的影子,觉得这一个月的经历就好像梦一般。

 

还有机会再见面吗?就像拜伦的《春逝》中写的那样——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

How should I greet,with tears, with silence.

 

如果我们再相见,事隔经年。

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大概只会有水一般的沉默吧,他想起诺玛对他下达的绝密任务;

 

“如果无法带走龙骨和尸骸,使用血统强化手段就地焚毁,把骨灰中的贤者之石带回学校。”

 

这样的重逢会是自己想要的吗?他起身把窗帘拉好,放任自己沉入短暂的黑暗中。

 

 

 

TBC


下一章是重逢(但没想好怎么写 爬走

如果给我评论我会很开心:)

评论(5)
热度(21)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