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楚夏】风与海之歌-4

Chapter4    你是我的同类吗? Are You My Companion ?

 

 

 

“采样,记录,镍26% ,金32%,铅21% 铁20%,怪不得这柄剑在含盐量这么高的水里都没有生锈。“埃米尔拿着水下元素分析仪,分析着楚子航从上面刮下来的碎屑。

 

“还以为是全金的呢,这个龙王也太寒酸了吧……“路明非在一旁琢磨着祭坛的纹路,努力地想要分析出来点信息,可是他的龙族图案学基本都是睡过去的,半天也没分析出点所以然。

 “暂时还不知道这里的修建年代,可能早期的炼金技术还不足以提炼出足够纯的金属,”埃米尔挠了挠头,觉得有点奇怪,无论怎么算,这里的金属含量总是达不到百分之百,有一些元素探测仪中没有分析结果,“是炼金术里的特殊元素吗……”他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向楚子航报告。“

 

“这里的线索也太少了,只有螺旋状的花纹,它崇拜的是漩涡鸣人吗?”路明非无聊地敲着石板,没想到手指被花纹的边角划开了一道口子。

 

“嘶嘶嘶嘶……好痛,”路明非本能的要把手指放到嘴里舔舔,但是又想起了自己的手刚摸过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石头,又默默地把手收了回去。

 

“哎?!你看!你的血?是不是被吸收了?!”埃米尔发现路明非那一点细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血很快就被祭坛吸收了,血迹消失在细微的纹路中,把祭坛上肉眼观察不到的纹路都给描绘出来了。

 

“不对,不像是吸收,更像是通过毛细血管的扩散作用,刚才的失血量不到几毫升,但是却扩散了手掌大的一片区域。”楚子航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石板,“我们……需要把这些纹路全部填满,这样才可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啊?全部填满?这要多少血啊,不会被榨干吧?”里奥觉得这个龙王心真的太黑了,“我们的血不可以吗?”

 

楚子航掏出潜水刀,在自己的拇指上划了一刀,暗红色的血滴在石板上,只是血珠,此时的石板似乎是光滑的镜面。

 

“恐怕不行,我们剩下的人的血统……被这里拒绝了。“楚子航抹去了血迹,眉头紧锁。

 

这位龙王……和之前的都不一样,没有凶险万分的尼伯龙根,没有死侍,没有侍从,甚至连自己的“巢“都这么简陋……但是能感觉到它对血统的痴迷,从进入这里开始,到那段神秘的龙文,现在的祭坛,似乎每一步都在检测来者的血统,但是又不会给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它到底想干什么?又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路明非你这里还有剩下的血样吧,还找得到吗?“

 

“啊找得到的,刚才开门时用了一半,现在大概还有100cc,“路明非从潜水包里翻出采样瓶,觉得旁边的井上硝子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带着“你的言灵是卖血吗”的困惑。

 

“嘛……好像也差不多,我是卖命的……”路明非在心里翻了翻三白眼,在经过楚子航向海上的报告得到许可之后,他把采瓶里的100cc血样倒在了上边。

 

血液接触到石板就瞬间扩散,几秒钟之内就覆盖了差不多一个桌面的大小,刻画的内容也渐渐清晰起来——

 

是一座由无数船只组成的海上王国,在王国的中央有一位浑身围绕着火与风的男人,在他身后跟随着八只独角鲸。

 

“诺玛,搜索图片,查询相关资料。“楚子航拍摄了照片,并且着重拍摄了那个看就是‘KEY BOY’的男人。

 

“搜索结果:北欧神话 华纳神族 尼奥尔德相似度90%,可大致确定。“诺玛的声音从无线耳机中传来。

 

“华纳神族?我记得奥丁是亚萨神族的吧,我们上北欧神话谱系课的时候没有详细了解这个神族,诺玛你能告诉我们一些相关资料吗?“

 

“好的,收到。“在一秒钟的停顿后,诺玛的声音再度响起:” 在北欧神话中,天地之间万物的生养繁殖、海洋和风,都归华纳神族控制。在《西比尔预言书》中写道;天地间的第一场战争爆发,是奥丁在挥动他的长矛;狂暴的华纳神族,掀起了一场动天陷地的战斗。“而这个人是华纳神族的主神,尼奥尔德,他在神话中很少出现。在《格尔法几宁》中斯图鲁逊说尼奥尔德与海有关。他住在“船城”诺欧通,管辖海上的风、海和火。”

 

“为什么一个龙族亲王要在自己的祭坛上刻着神族的人物,它信错教了吧?”路明非好不容易从那些弯弯绕的神话故事里爬出来,最后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

 

“这个就是你们的任务了,我会为你们提供一切我能给予的帮助……沙沙沙”诺玛的声音消失在一片电磁乱音中。

 

“诺玛?诺玛?能听到我们说话吗?”“施耐德教授?”楚子航尝试与上边的通信人员联系,可是耳机里传来的都是杂音。

 

“组长……你快看……”井上硝子的叫喊把大家从与上边失去联络的不安中拉回来。“祭坛上的血迹有变化!”

 

原本刻画了一幅图案的血迹渐渐向祭坛的中心汇聚,然后蔓延到了……那把剑旁。血液像藤蔓一般爬满了剑身与剑柄。

 

“喂喂……不是这种套路吧……我又不是亚瑟王,不会拔剑的。“还没等路明非吐槽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明显的空气流动,就像是有很多人穿过你的身边,带起的气流。

 

然后就像按下了开关一样,所有人的视线都黑了。

“所有人员手拉手围成一个圈,报自己的名字!“楚子航最先反应过来,

 

“楚子航!“”井上硝子!“”埃米尔!“”里奥!“”路明非!“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我没拉你们的手啊?!路明非在心中尖叫,手在四周乱晃,却碰不到一个人,是谁叫了自己的名字???

 

“师兄!你们在吗?“路明非可以听见组员在不远处讨论撤退方案的声音,中间有个自己的声音,可是自己现在根本没说话啊!

 

“这里还有另一个我吗?“路明非用手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

 

各种嘈杂的声音还在耳边,但是路明非却蓦然觉得自己离这一切好远,像是与目前的世界隔着一层膜。

 

“我还是我吗?还是那边的‘我’才是真的我?“

 

就在这时,路明非发现自己可以看清东西了,不过在一片黑暗中,只有面前的石中剑在隐隐发光。

 

“哥们儿,就算你是定海神针我也不是泼猴啊,我是不会拔你的……“路明非已经没有力气吐槽了。这个龙王到底想干什么啊?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似有若无的发问,是古老的斯堪的纳维亚语,可是路明非却清楚的知道它的意思:

 

“从遥远的尼福尔海姆来访的尊贵的客人哟,你是我的同类吗?“

 

 

 

 

 

 

 


评论(1)
热度(10)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