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楚夏】风与海之歌-3

Chapter 3        石中剑    The Sword In The Stone

 

 

下午4:00,丹麦,奥斯托海峡。

 

 

“我‘艹,这真的是九月份吗?!怎么这么冷?!“裹在路鸣泽给他准备的大衣里,路明非依旧在甲板上抖得像只鹌鹑。

 

“血统级别高的龙类在觉醒时会出现元素乱流现象,而且……这里是北寒带。“楚子航拿着对讲机站在旁边,不时对组员下达命令。

 

“才见面就不要欺负我的地理知识了……“路明非好奇地看了看楚子航的对讲机,”可以啊师兄,实习都能当上组长,一会儿我们下去了记得罩我哈!“

 

“……“楚子航沉默了一阵,低声说了句好,然后把一份注音的文件交给路明非,”这是一会儿需要用到的龙文资料,在当你听到类似今天诺玛播放的声音时就大声地念出来,你的血统纯度应该可以帮助其他的人抵抗血统威压的侵蚀。“

 

“啊……好,我马上就研究一下“路明非接过文件,就裹紧大衣缩到无风的角落里去了,楚子航站在甲板上,眺望着远处的海平面。

 

 

他觉得自己最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回旋镖脱手时的刹那,又像是偶然发现了遗失很久的旧相片——就像预感到自己丢失了很久的东西即将回到身边。

 

 

 

“报告!潜艇各项检查均已完成,没有问题。“

 

“请大家再检查一下自己的潜水装备,到达指定坐标后埃米尔负责记录文字信息,里奥负责记录图形信息,井上硝子负责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记录声音信息,路明非负责排除声音干扰,我负责探查和人员指挥。“

 

“’虹桥‘计划A组,第二次水下探测开始!“

 

 

 

在经过了日本之行之后,路明非对潜水任务已经感受不到丝毫恐惧,他穿着潜水服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色调渐渐从浅蓝过渡到深蓝,最后归于一片漆黑,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强行冲破压抑出来,但是最后,他只是对着高压玻璃窗里的自己的影子扯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

 

果然,这种与正常世界隔绝的环境,会让人觉得很孤独。

“报告,目前深度677米,已到达目标位置,申请打开舱门进行第二次勘察!”楚子航打开对讲装置,对海面上的工作组报告。

 

“收到,允许。”

 

 

 

潜水艇外面的世界是一片漆黑,路明非五人打开了头顶的照明装置,白光照亮了从未与光线接触过的地方。

 

没有青铜巨面,没有耸立在海沟中的高塔,甚至没有任何龙类存在的痕迹,这里就像被风暴肆虐过的平原,海底的乱石和开裂的岩壁昭示着这里曾被一场恶战洗礼过。

 

我们上次就是从这个开裂的岩壁进入的,当然这样还不足以进入尼伯龙根,我上次是使用了暴血强行提升了血统纯度,但是因为先天血统不高所以只能进入外围区域,这次你来试试,说不定我们可以进入这里的核心区域。“

 

“师兄你就不要抬举我了……“路明非看到剩余的三人投来的崇拜目光觉得头都大了,自己的半吊子血统失灵时不灵,说不定这次连门都打不开。

 

“就是这里,把你的血涂在上面。“裂缝的尽头是一面斑驳的石壁,楚子航对着路明非点了点头,路明非把早就在船上采集好的血样涂抹在上面。

 

当鲜红的血液遇到石壁,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类似硫酸倒在石灰石上发出的呲呲的腐蚀声。很快石壁就被融开了一个大洞,后面仿佛是真空似的,巨大的吸力把五个人和海水都吸了进去。

 

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路明非觉得自己的头盔似乎是磕在了石头上,一阵尖锐的疼痛转来,他晕了过去。

 

“希望不要吐在头盔里……“在晕过去前,他迷迷糊糊地想。

 

 

 

‘路明非,能听见我说话吗?“遥远的地方似乎传来模糊的声音。

 

“听见了听见了……“路明非努力地想要回应,但是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过了一会视线才渐渐清晰,路明非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发现自己靠坐在一根柱子的下面,井上硝子跪坐在自己的身边,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啊……我没事,“路明非发现自己的头盔已经被摘掉了,看来这里是有氧气的,”其他人呢?“

 

“因为你已经昏过去半个小时了,所以楚子航学长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其他人先去前面收集数据了。“井上硝子把路明非的头盔拿过来,”真的是好险,你的头盔应该是撞到了岩石的棱角,差一点就破了。“

 

路明非接过头盔一看,装备部号称用高强度钛合金制作的潜水头盔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凹陷。

 

“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就是融了你家一面墙吗……“路明非小声地嘀咕着,抱起头盔站了起来,”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这里似乎是类似于祭坛的地方,不过原本雄伟壮观的巴洛克风格的柱子都横七竖八的碎裂在地上,把通往祭坛的台阶都掩埋了。

 

“这里在我们的上次探测中似乎并没有被检测到,不确定这里是否有死侍,我们还是要小心点。“井上硝子动作利索的翻过一根横倒的柱子,掏出对讲机说到:“路明非学长已经醒了,是否现在对祭坛中心进行探查?”

 

“收到,开始吧,我们也在往那边靠近,时间不多了。”楚子航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话说……这里好安静啊,似乎没有你们上次听到的‘精神污染’……扬声器没电了吗?”路明非从两根支着的柱子下面钻过去,“不过这次的龙王很个性啊,居然不修建宫殿而是祭坛,他不已经是亲王级别了吗,还有什么需要他祭祀的?”

“这个我们也没有什么相关资料,一般来说四大亲王和黑王的关系并不怎么好,说是尊敬都勉强,更不用说祭祀了。”

 

“嘛……说不定人家在这里搞个人崇拜呢……”路明非挠了挠头,看见了另一个方向走来的楚子航等人。

 

 

 

在经过了简单的情况说明后,五人小组登上了祭坛。

 

 

“虽然我知道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吐槽……”路明非小声地说,“可是这个真的好像亚瑟王的石中剑啊!龙王也看《梅林传奇》吗?”

 

“是不是还有‘ONIY THE KING CAN TAKE THE SWORD FROM THE STONE“,路明非觉得眼前的景象太奇幻了——

 

一把利剑笔直的插在祭坛上,剑锋把祭坛上的纹路劈成了几瓣,不过依稀可以看出是螺旋纹的样式。

 

“准备记录相关信息,不要破坏祭坛。“楚子航下达了命令。

 

“师兄……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啊?“路明非皱着眉头,觉得这把剑肯定不是插在这里这么简单。

 

“你说的是‘七宗罪‘?“楚子航反应很快,他想起了校长那张插满了刀剑的古董木桌……没拔出的剑,鲜血淋漓的手,那把黄铜折刀……和,那位死在刀下的龙王。”

 

 

他本将这段记忆掩藏的很好,有时候连自己都忘记了发生在那个秋天的故事,但是最近这些回忆不断地闪现在脑海中,折磨着他。

 

 

“对,所以我觉得这把剑插在这里是代表了什么含义,或许是测试血统,或许是一种象征,或许是……“路明非咽了咽唾沫,”或许是为了镇压什么东西……“

 

“你说的有道理,“楚子航点了点头,”根据Geoffrey of Monmouth所写的《不列颠列王传》中说;这把剑是在阿瓦隆铸造的,并把本地语中的"Caledfwlch"加以拉丁化变成Caliburnus。之后他的著作传到欧洲大陆后变成Excalibur,这些故事也影响到了以圣杯文化著名的拉丁圣经文化圈,有一种观点认为“石中拔出剑”是在暗指冶金术的兴起。“

 

“哇……这个联想很丰富啊,“路明非听的云里雾里,就像在高中课堂上听语文老师讲解文言文,”石中剑和炼金术有什么联系,完全不是同一种东西好吧……“

 

“我觉得有一定道理,剑在北欧文化中有权利与血统的象征,而石头则是来源于土地,有世界的暗示——从石中拔出剑,也代表了“从世界里握住了力量的权柄”,而炼金术,不就是一部分混血种和巫师用来改变世界的手段吗?“楚子航一本正经的解说着。

 

“还是师兄牛逼!“路明非竖了个大拇指,”这么歪的道理也能解释的那么有道理,佩服佩服,话说上次在芝加哥你解释的《翠玉录》也是……“他说到一半突然就顿住了。

 

上次……不是师兄一个人在解说啊。路明非真的很想把自己的那句话嚼碎了咽下去。

 

楚子航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眼神也没有什么波动,就像路明非刚才什么也没多说一样。

 

他看了看通讯设备上的时间,对剩下的四个人说:“我们还有四十分钟,准备探查中心祭坛。”

 

“收到!”

 

探查小组的成员都为这次的进展如此顺利而暗暗高兴,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海水的流动悄悄地起了变化。

 

TBC


评论(1)
热度(15)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