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轰出】坐标原点 3(MHA背景正剧向 长篇)

食用说明:

轰出only  无大三角元素,咔久友情向

MHA原作向背景,可以理解为在平哥的‘表世界’里撕出了一个属于轰出的‘里世界’来,原著剧情和原创剧情混杂,有个人私设和剧情捏造,有不适者请注意避雷

故事的时间线为两人从相遇到成为职业英雄之后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Chapter3         [3,1]


 

在第二次救援模拟中遇到敌人是轰焦冻没有料到的事情,而且这个敌人还强大的有些过分,大面积的冰冻居然没有伤害到他一丝一毫,一瞬间就从自己面前消失了。轰焦冻下意识地往身后望去,但敌人居然是从头顶直接发动攻击,巨大的压迫感从天而降,轰焦冻几乎瞬间就想发动大面积的冰冻作为护盾来挡住这一击,没想到敌人竟然后跳落地,摘下了有些像豪猪的头套;

 

“STOP!”面前的人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大笑,“是我啊,轰少年!”

 

轰焦冻还没能接受这个巨大的反转,怎么‘正义的象征’要沦落到扮演反派了?他疑惑地盯着欧尔麦特,想从中找出一点敌人假扮的蛛丝马迹来。

 

发达的肌肉,闪耀的金发,熟悉的战斗服,重点是那双永远充满自信的蓝色眼睛,是欧尔麦特本人不会错了,轰焦冻暗自松了一口气,收起了战意。

 

“能帮我一个忙吗?”欧尔麦特用每一个欧厨都无法拒绝的表情笑着问道。

 

“啊,什么忙。”轰焦冻有些奇怪,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帮的上欧尔麦特的忙的吗?No.1的英雄要来找自己帮忙?他微微思索了一下,猜到了欧尔麦特的意思,“是需要我配合你扮演被捉住的学生吗?”

 

“不愧是轰少年!一下子就猜到了!”欧尔麦特竖起大拇指,“我想训练他们的应变能力,如果连你都被敌人抓住了,‘那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他们会这样想的吧!”

 

“我可以。”轰焦冻点了点头,他并不讨厌扮演成战败的一方,而且接下来他们会怎样应对这个‘敌人’呢?他突然有些好奇。

 

在那一瞬间,一个奋不顾身冲向敌联盟的身影又出现在他脑海,轰焦冻在心里啧了一声,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

 

“太好了!”欧尔麦特重新套上豪猪头套,变成了反派大魔王,“接下来就麻烦轰少年了!”他大步向轰焦冻走过来,顺带做了个摩拳擦掌的动作。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见欧尔麦特这么凶神恶煞的样子轰焦冻还是想往后退,但欧尔麦特没有给他这样做的机会,手一伸就抓住了他身后的背带,把他整个人都拎了起来。

 

失重感瞬间传来,地面瞬间翻转,轰焦冻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但又想起来自己已经答应了欧尔麦特,便努力控制自己的肌肉,让自己变成一个‘受伤被俘’的弱小学生。背带不是很宽,这样的姿势勒的他肩膀有些痛,头垂下来的姿势让脑部有些充血,总之这不是什么舒服的姿势,轰焦冻睁开眼,发现水泥地就在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地方,眩晕感又逼得他闭上了眼。

 

“弱小可怜又无助。”他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自己现在的人设,向欧尔麦特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好!那我们就出发了!”欧尔麦特一蹬地面,借着弹力瞬间跃出了废墟,向着场地中央奔去。

 

 

 

人在闭上眼时会对周边的声音更加敏感。

 

轰焦冻听到了从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还有鞋底与瓦砾摩擦发出的咯剌声,自己现在在哪里?哦,被欧尔麦特抓在手上,像一个手提包一样被晃来晃去。怎么说呢……感觉心里对No.1英雄的设定有些崩坏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远处似乎传来了爆炸声,九成九是爆豪闹出的动静,救援时候需要动用爆破的个性吗?轰焦冻想起半个小时前自己和爆豪胜几在分组训练时的小摩擦,虽然不可否认的是他的个性很强,但轰焦冻真的和那种暴躁又自我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只要能证明自己不用混蛋老爸的能力就可以独当一面,那种人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吧。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有10%的时间轰焦冻用来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欧尔麦特,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对抗强烈的眩晕和反胃,自己的两种个性都是远距离范围,所以人渣老爸在训练的时候更多的是在个性范围控制上面,对于体能训练只停留在跑步哑铃这种常规的项目上。轰焦冻回想了一下自己小时候因为长距离跑步累到呕吐的场景,觉得这次之后要加强一下非常规的体能训练了。

 

比如长期处于悬挂状态,还要忍受剧烈的晃动,间歇还要忍受同班同学的攻击余波;尤其是爆豪胜几,对着欧尔麦特的轰击不可避免地落到了他的身上,这家伙究竟知道什么是救援演习吗?超声波沿着地面传过来,内脏都好像与之产生共鸣一般。再接着就被一张网兜头罩住,剧烈的冲击波呛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真的好难受……轰焦冻费劲地睁开眼睛,看向狼藉一片的战场,他记得安德瓦事务所里好像有专门针对人质的情况的战斗分析,果然没有实战经验的大家都被突然出现的强大敌人吸引住了,一心以“打倒敌人”为作战目标,丝毫没有关注人质安全的意识啊……

 

 

绿谷出久是场上第一个意识到这样打下去不行的人。他看过无数遍欧尔麦特在废墟中救人的视频,“已经没事了,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这句话伴着欧尔麦特标志性的笑容在他心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英雄的职责不仅是和敌人战斗,更重要的是保护大家的安全!

 

绿谷出久看向被抓在敌人手里的轰焦冻,刚才大家的攻击有没有伤害到他?无论如何要先把轰同学救出来!他攥紧了拳头,大脑飞速思考着。

 

 

轰焦冻感到有风擦过自己耳畔,脚步声才随之到达。

 

失重感一瞬间把他包围,他睁开眼,看到了绿谷出久的侧脸。

 

什么啊,这家伙。真的冲过来救自己了啊。

 

要说没有一点开心是骗人的,毕竟上一秒还觉得自己被全世界遗忘,下一秒就有人奋不顾身地冲过来喊着你的名字。

 

虽然知道整个事件的真相,但是真正从欧尔麦特手中逃脱时轰焦冻还是松了一口气,难受的眩晕感也好了大半。

 

绿谷慢慢停住了前冲的力道,小心地把手中拎着的背带放下,轰焦冻为了‘演出效果’的真实性,装作自己还在昏迷,紧紧地闭着眼,因此错过了绿谷出久担心的眼神。

 

“就这么放在这里没问题吧……”绿谷出久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危险建筑物,没有落石危险,离敌人很远,轰同学在这里稍微待一会应该是安全的,他担忧地看了看轰焦冻有些苍白的脸色,战场上同学们的喊声和爆炸声催促着他赶紧回去实施他的计划。

 

“我要先回去了,很快就有人来这边!坚持住轰同学!”绿谷出久转身冲回战场,喊声随风传到轰焦冻的身边。

 

轰焦冻躺在地上看着绿谷出久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嘴,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真相的败露是必然的,欧尔麦特摘下自己的头套之后遭到了全体A班同学的吐槽和暴打(?)。

 

轰焦冻脱下自己的背带,发现上面居然粘着峰田实的葡萄,上面还有一只脱下来的手套。

 

绿谷出久的手套。

 

轰焦冻坐在原地盯着自己的背带看了好一会,才把所有的带子都整整齐齐地收好,手套叠放在上面。

 

果然还是很在意那家伙啊,他望了一眼被A班同学围住的绿谷出久,然后向他们走去。

 

TBC

 

开始写流水账.jpg

 

 


评论
热度(10)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