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轰出】坐标原点(2)(MHA背景正剧向 长篇)

食用说明:

 

轰出only  无大三角元素,咔久友情向

MHA原作向背景,可以理解为在平哥的‘表世界’里撕出了一个属于轰出的‘里世界’来,原著剧情和原创剧情混杂,有个人私设和剧情捏造,有不适者请注意避雷

故事的时间线为两人从相遇到成为职业英雄之后 

 弃权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Chapter2         [1,2]

 

 

在敌联盟入侵学院事件之后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消沉了一阵子,虽然最后危机被成功化解,但是大家付出的代价都太惨重了。

 

相泽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星期才回到课堂,等他重新站在讲台上看向A班的全体同学时,明显感受到了那种隐藏在激动之下的消沉情绪。他在心里叹了口气,面对从未见过的强大敌人,自己就算拼尽全力还是没能保护好他们,欧尔麦特的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看来以后的训练要加快进度了。

 

“我明白你们现在很不安,很不甘心,在那样的敌人面前觉得自己不堪一击,”相泽消太望向盯着他的20双眼睛,“你们都想快点成为真正的英雄吧。”

 

“是!”不出意料的整齐回答。

 

“那就努力训练,认真听课。敌人是不会等着你们成长的,”相泽消太把手里的书放到讲台上,“你们要学会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要让消极的情绪影响你们。”

 

 

轰焦冻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讲台上的相泽老师,脑海中却回想着那天在欧尔麦特被黑雾困住的时候,自己从训练场的另一边赶过去,尽管已经把造冰前进的速度加到了极限,但是留给他的时间远远不够。

 

把和平的象征彻底毁灭只需要不到一秒,他无论如何也赶不到。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几乎是一瞬间就冲进了他的视野。

 

是绿谷出久。

 

 

这是轰焦冻从来没在除了欧尔麦特之外的人见到的速度,就像闪现一样,绿谷冲到脑无前方高高跃起挥起拳头。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明知道自己的击打对它根本不起作用,但是他还是选择冲上去。

 

轰焦冻的心里微微一动,接着就看到一团黑雾挡到了绿谷出久的面前。但是他已经为他们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轰焦冻落到地面上,从右脚生出的冰花瞬间蔓延,冻住了那个人造生物的半边身子。同时身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他知道爆豪胜几已经把那团黑雾炸了。

 

那真的是漫长的一天……现在再想,除了欧尔麦特那场让大家第一次近距离地见识到了什么是‘顶级英雄’的战斗之外,那个明知道可能不会造成伤害却还是奋不顾身冲上去的身影一直留在轰焦冻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所谓英雄,就是要逆转逆境的人!”欧尔麦特的声音渐渐和绿谷出久的身影重合,明明力量相差如此悬殊,但唯独这份觉悟是如此的相像。

 

轰焦冻把神游到斜前方正在奋笔疾书的绿发少年身上的目光转回到面前的课本上,自己过分关注一个可能是未来对手的人,这有些不太正常。

 

 

 

 

“哎哎,绿谷君你听说了吗,那个叫轰焦冻的学生似乎是排名No.2的英雄安德瓦的儿子唉!是直接保送到雄英的!”在有一次的课后值日中饭田突然提起这句话。

 

“哇!怪不得那么厉害,”绿谷出久擦黑板的手顿了顿,“但是安德瓦先生的个性似乎是火焰,为什么轰同学的个性是冰冻呢?”

 

“对哦!”丽日也加入了他们的课后‘八卦’,“不过我觉得轰同学的性格真的和他的个性很相像啊,上次我没带铅笔,涂答题卡的时候想找他借,没想到他一个眼神就把我想说的话冻住了啊啊啊,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场真的快吓死我了!”她还惊魂未寂地拍了拍胸口,“果然这就是上流社会里出来的贵族子弟吗,真的好凶好冷淡啊!”

 

“哎?”绿谷出久下意识地想反驳,虽然丽日说的话全都是事实,但是他下意识地觉得轰焦冻不会是很凶的那种人,不管是那天早上的突发事件还是其他琐碎的细节,他都觉得轰焦冻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冷漠。

 

 

进入四月份的日本阵雨总是特别多,明明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乌云就会带着雨水从天而降,不过好在大家也都习惯了,随身带把伞就好了。

 

到了午餐时间,绿谷出久突然有点想念超市里的春季特供——鲑鱼炒面面包,虽然他是猪排饭狂热爱好者,但是一周七天全在吃炸猪排盖饭也会有些腻,这么一想,炒面面包里的鲜嫩鲑鱼和青笋的诱惑就更大了。

 

“饭田同学、丽日同学,十分抱歉!我今天要先去小卖部一趟!就不能陪你们去食堂了,真的十分抱歉!”绿谷出久双手合十,十分诚恳地向两位道歉。

 

“啊咧?不用道歉的啦!小久你是要去买特供炒面面包吧,最近那个可是很快就卖光了,想要吃到的话还是早点去比较好哦!”丽日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根本不在意这种小事。

 

“对!吃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事,绿谷君不用管我们的,尽管向着炒面面包冲刺吧!”饭田拍了拍友人的肩膀,顺带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啊啊!真的谢谢你们!明天我一定和你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午餐时间的小卖部简直是人山人海,绿谷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挤进去,在攒动的人头之间费力地寻找炒面面包的货架。

 

“啊……太好了,就剩最后几个了!”绿谷努力地从几个胳膊中间抢到一个,在付完钱之后挤出小卖部,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之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前脚刚出小卖部的门,豆大的雨滴就落在脸颊上,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过来,瞬间就变成了瓢泼大雨。

 

绿谷出久撑开随身带着的雨伞,一只手抱着面包往回走,在转过拐角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轰焦冻,他正蹲在花坛下面,红白双色的头发格外地显眼。

 

绿谷出久本来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但是那个在雨中的身影是如此地奇特,他不由得停下脚步,远远地观察着轰焦冻。

 

喵喵,喵喵……绿谷出久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猫叫。“是幻听吗?”他突然想起来丽日曾经说过在小花坛旁有一窝流浪猫,似乎是新搬来的。有好心的学生用纸箱给它们做了一个窝。

 

绿谷出久揉了揉眼睛,把那边的情况看得更清楚了些;连日的阴雨已经把纸箱打湿,加上昨晚的一阵大风把纸箱的顶部撕了一个大口子,雨水直接落在纸箱里,即使母猫努力地弓起身子把小猫全都护在肚皮下面,但是还是有几只挤不进去的小猫被冻的喵喵叫。

 

绿谷出久看了看周围,几乎全是花圃和运动场,最近的建筑里这边有些距离,它们一时半会也离不开这个纸箱,而这场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

 

接着绿谷出久就看见轰焦冻把手中的伞挡在纸箱的上方,冰柱从地面升起,紧紧地裹住伞柄,从远处看上去就像一只冰做的大手撑起了这把伞。这时纸箱里传来的猫咪叫声渐渐小了,白色的母猫从纸箱中探出头来,咪呜咪呜地叫着想要去蹭轰焦冻的手。

 

绿谷出久站在原地,几乎呆滞地看着轰焦冻先是伸出右手,然后在半路突然停住,换成左手,再轻轻摸上它的头。那只猫似乎很喜欢轰焦冻的手,不住地蹭来蹭去。绿谷出久眨了眨眼,觉得在有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轰焦冻左手一闪而过的火光。

 

是自己的幻觉吧?绿谷出久觉得眼前的一幕就好像是一个梦境一样;

 

 

红白发色的少年和猫,用冰撑起的雨伞,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青石地砖上,溅起的水花映出自己呆呆的影子。

 

 

花圃里的紫阳花沾满了雨水,变成浓郁的像烟一样的紫色,在潮湿的空气里传来清冷的香气,像绳索一样牵绊住绿谷出久的双脚,让他站在原地,窥探着这个雨中的小小世界。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那天早上轰焦冻没有一点情绪的,冷静的眼神,现在他是用什么眼神看着那窝猫咪的呢?绿谷突然很想知道。

 

但是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轰焦冻缩回手,起身离开,他把唯一的一把伞留在了原地,雨水很快就把白色的校服衬衫打湿,变成半透明的质地,绿谷出久惊讶地看着他比自己想像中要瘦削的肩背。

 

绿谷出久想跑过去把自己的伞分一半给轰焦冻,然后随便和他说几句话,最好是聊聊猫咪或者是新出的炒面面包之类的,不管是什么都好;因为在雨里独自走远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即使他拥有很强的个性和优秀的成绩,即使他对同学冷淡到有些不近人情,但是绿谷出久觉得轰焦冻不是冷漠的人,更不是一个坏人。

 

冷漠的人……会把自己的伞留给小猫吗?

 

 

但是绿谷出久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去,他能感觉到轰焦冻并不喜欢别人靠近,也许是自己的没有权利知道的原因,他还是选择尊重轰焦冻的想法。少年决定把这个带有紫阳花香气的午后作为一个秘密藏在心底,里面是轰焦冻从来没被其他同学发现的另一面。

 

 

 

轰焦冻在雨中走出很远,心里还在想着刚才遇到的那一窝猫咪;

 

原本只是偶然路过,听到纸箱里传来猫叫,才发现那里居然住了一窝猫,当他刚靠近的时候,母猫突然从漏了个洞的顶部露出头对他呲出牙齿,从喉咙里发出敌意的咕噜声。但是这样就露出了它肚子下面的小猫们,冷雨落在它们细幼的皮毛上,冻得它们瑟瑟发抖,喵呜喵呜地惨叫着,母猫又不得不缩回去把它们重新护住。

 

轰焦冻看着依旧狠狠地盯着自己的白猫,看来自己是被当成要伤害它孩子的坏蛋了。他蹲在纸箱前面,看着面前的白色猫咪,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当初也是这么保护自己的孩子的吧,保护自己和哥哥姐姐不被人渣父亲扭曲和利用,就算自己被伤害也无所谓,直到最后她再也没能保护好自己。

 

自己什么时候能强大到保护她呢?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轰焦冻轻声地说道,尽管面前的动物听不懂他的话。他把手中的伞挡在纸箱的上方,为了固定,他违反了校园里不得随意使用个性的规定,用冰柱把雨伞牢牢冻住。这样就可以了吧,轰焦冻这么想着,准备起身离开。

 

 

他没想到母猫会再从纸箱顶钻出来,想要蹭他的手。他愣住了,右手下意识就想摸上去,但他很快就想起来了;

 

刚发动过能力的右手会很凉,会冻到它。

 

但是在雨里的另一只手也热乎不到哪里去,轰焦冻犹豫了一下,还是使用了半秒的火焰个性稍微加热了一下左手,那个混蛋人渣要是知道自己引以为豪的个性被使用到这种鸡毛蒜皮的地方一定会气的要死吧。从心里传来隐约的愉悦,轰焦冻把左手小心放在猫咪毛茸茸的头顶。

 

手心里传来皮毛柔软的触感,随之而来的还有暖意。母猫咪呜咪呜地向他叫着,伸出粗糙的舌头舔他的手心,是在表达它的感谢吗?轰焦冻有些困惑,这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小事,根本算不上‘英雄’的壮举。

 

再检查了一下雨伞的稳固性后轰焦冻起身离开,雨水落在单薄的衬衫上,凉意沁透皮肤,但他早已习惯了寒冷,无论是身体的还是心里的。

 

雨水落在身旁的紫阳花上,发出沙沙的声响,清冷的香气把他包围,轰焦冻并没有发现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绿色头发的少年一直在看着他。

 

只有那把被冰冻住伞柄的伞还在原地静默。

 


 

“我倒是觉得轰君说不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在饭田和丽日惊奇的目光中绿谷出久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

 

 

TBC

 

本章时间线为敌联盟入侵之后到体育祭之前。

 

紫阳花真的超级漂亮的!又清冷又可爱,好适合轰轰啊(躺平)

 


评论(3)
热度(32)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