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47(二战背景,主独伊亲子分,史向科普向非国设)

目录及归档


第十八章-中

 

 

 

 

 

新的一天总伴随着枪1声响起。在都灵市中心的圣母广场上,每天都会处1决几个“危险分子”,最开始人们对这种残忍的行1刑感到惧怕,甚至都要远远地绕道走,但好奇和刺激渐渐战胜了恐惧,人们像围观古罗马角斗士一样观看行刑——无论怎样,一年之后,人们对这例行公事一般的处1决渐渐麻木了,枪声和喊叫就像钟楼里的钟声一样平常。尸1体即使悬挂在城门上也如同面布口袋一样。

 

但是这“人们”不包括刚刚休假回家的加拉塔诺。

 

刚结束了在法国沿海的战斗,虽然断了一条腿,但是他很庆幸自己能在那个宛如绞肉机一般的战场捡回一条命,来不及等回都灵的客运火车,他急匆匆地把自己塞进了一列运煤的火车赶了回来。

 

距离自己上一次回来已经过去两年了,给家里写的信也仿佛石沉大海一般,对母亲和弟弟的挂念就像火一样把他的心反复炙烤着。父亲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母亲靠着做零工把他们拉扯大,还送他们去学木工,本来想着自己长大了能好好照顾母亲,但是突如其来的战争让自己不得不离开家,回来的时候却断了一条腿——“唉,只是缺了一条腿,不耽误雕木头的。”费力地移动着拐杖,加拉塔诺在心里安慰自己。

 

“哦!这两年发生了什么?又回到中世纪了吗,怎么还把尸1体挂在城门上?真吓人啊,愿主保佑这个可怜鬼!“在他通过城门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被风吹得微微摇晃的尸1体,他下意识地别过眼,加快了速度,并没有看见正脸——倒是那个尸1体微微地打了个转,已经浑浊的眼珠好像看着好久不见的哥哥似的。

 

只是那句”欢迎回来“再也说不出口了。

 

 

与此同时,路德维希把最后一件衣服塞进背包里,来接他的车还有半个小时到达,他想了想,还是把一个黑色的盒子从背包里的最下面翻了出来,把里面的挂坠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可能在别人看来带着一个铜质的零件很奇怪,但是只有两个人才知道这里面藏着的故事。

 

“不,现在可能只有我愿意记得了吧。“路德维希叹了口气,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猛烈的敲门声。

 

“请问……“他刚把门打开,话还没说完,站在他面前的军1人就冷漠地询问道:”你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吗?“

 

“啊,我是,有什么事吗?“路德维希心里咯噔一下,那一刻他的感觉就好像掉进了蜘蛛编成的网里一样。

 

“你被指控违反多项军1队1规1定,严重影响军1队1纪1律,需要到军1事法1庭接受审1判,“军1人一挥手,身后的士1兵就上前按住了路德维希的肩膀,把他的双手反剪起来扣上手铐。

 

“等等……“路德维希挣扎着,试图挣脱士1兵的控制,但是人太多了,他反而被压得跪在了地上。

 

“在逮捕我之前,我想问是以什么罪名!?”路德维希一头雾水,明明自己的调职报告已经通过了,这莫名其妙的军1事审1判是怎么回事?

 

 

 

 

 

三年前。

 

“施罗德太太,这是您要的信件。”穿着灰色制服的人把一封信推给伊莲娜。

 

“谢谢你,这是这次的报酬,下次如果还收到了这样收件人和地址的信,请务必还要截下来通知我。”伊莲娜从包里掏出一马克递给他,接过信就把它塞进包里。

 

“恕我多嘴……这些信里有什么,能让您这样出身高贵的女士亲自来取?”

 

“啊……这有关军1事1机1密,你只管拿钱办事就好了,”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个时候知道的越多越没有好下场,来自好心人的忠告。”

 

“哦哦,是,我知道了!”工作人员立马闭嘴,挂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目送伊莲娜婷婷袅袅地走出邮局的大门。

 

 

在回到自己的卧室之后,伊莲娜仔细地把门窗锁好,才把信从包里拿出来:

 

意大利都灵市ValPescara天文台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收

 

 

已经三个月了,我的上一封信你收到了吗,为什么我没有等到你的回信呢?是我上一封信里面的内容有你不能接受的内容吗?

 

这里的鲜血和死1亡太多了,教官无数次地说你们最后会麻木的,但是我觉得我坚持不到这一天了,每天都要面对无数的生命在枪1口下消失,每晚的噩梦都会梦见那些灵魂来质问我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惩罚?我们的民1族真的是比其他民1族更优秀吗?犹1太1人真的万恶不赦吗?……这场战1争真的是正义的吗?我怎么什么都不明白了呢?

 

啊啊,抱歉自说自话地写了这么多,你在那边还好吗?冬天就要到了,粮食和木柴还充足吗?我等待着你的回信。

 

永远爱着你,永远想着你。

 

                                                                 路德维希

                                                           1940 11 24

 

 

伊莲娜弯起嘴角,用铅笔在信封上轻轻地写下了“质疑伟大的战1争正确性 质疑元dnic首的正确性”,然后把它放进了抽屉里,和之前收到的费里西安诺的信件一起。

 

“路德维希,总会有一天会让你尝尝拒绝我的后果……”年轻的女人勾起嘴角,仿佛是预想到了之后的故事结局似的,发出了一声冷笑。

 

 

 

 

 

三天前。

 

“施罗德将军,有一封加急文件送来!”正在翻阅文件的卡斯罗·冯·施罗德听到门外士官的报告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进来。”

 

士官把一个档案袋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敬了个礼后锁上门离开了。

 

卡斯罗闭了闭眼,像是不敢确认文件袋里的内容似的,过了好久才拿起那个文件袋,打开它的手有些颤抖。

 

首先是一张薄薄的纸,但是上面的内容却真切地如同一个生命的重量——阵亡通知书。

 

来自北非战1场,第三集团军机械化步1兵二师三团,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所属,特别行动队队员:卡尔·冯·施罗德,在执行任务中阵亡,疑似被炸弹致死,现已确认身份。

 

只有短短两行字,却让卡斯罗感到心脏一阵阵地钝痛,虽然是将军,也指挥了无数场战斗,因为他的命令死在战1场上的年轻人不知道有多少,每天批下去的这样的通知书有几千几万份,但是当自己真正作为收信人时,作为父亲的悲伤彻底压倒了作为军人的克制。

 

“卡尔……你说不想一辈子活在作为将军的父亲的荫庇下,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成为英雄……到头来还是这样吗……为什么,为什么那时候我答应你去北非啊!”卡斯罗一拳砸在桌子上,橡木做的桌子颤抖着发出一声悲鸣。

 

他抹了一把眼泪,接着从文件袋里掏出一封信:

 

父亲,得知弟弟的死讯,我也十分悲痛,但是我们现在还有可以做的事,就是替他报1仇。

 

如您所见,他在北非战场的长1官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正是因为他的冲动指挥和风险作战计划,才导致了卡尔的牺1牲,虽然最后除掉了法国的特1种1部队,但是可以说是用他们的生命换来的!可是路德维希呢?他就这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们用生命换来的这一切,很快就升1官调到意大利后方了。

 

现在我们有一个绝妙的机会,我接到消息,在他驻1扎的城市发生了军1队误伤民1众事件,但却是因为搜查反1叛分子,根据部队里‘目标任务永远优先’的原则,应该无视民1众继续搜查,但是他却命令部队撤出城市,并且在没得到上1级允许的情况下处决了两名误伤民1众的军1官,导致反1叛分子逃跑——这是背叛职务的行为!

 

而且,伊莲娜告诉我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她截获了路德维希从1940年两年来的信件,发现路德维希——

 

他是一个同1性1恋,而另一个恶心的人,和那次误伤事件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们有理由相信路德维希因为个人情感而包1庇了那个反1叛分子,而他对国家的忠1心也值得怀疑。

 

 

父亲,这是我们为卡尔报仇的最好机会,只要我们能把他送上军1事1法庭,他就能用死向卡尔赎罪了!

 

                                                             保罗·冯·施罗德

 

 

卡斯罗最后从文件袋里掏出厚厚一叠捆扎好的信,最上面的几封已经有点泛黄,但是字迹依旧清晰可辨。他闭上眼睛,仿佛又看见了两年前那个早晨,收拾整齐的小儿子在他脸颊上留下最后一个亲吻。

 

“等着我爸爸!我一定会靠自己的努力混出名堂,不会比大哥差!”

 

 

 

 

 

 

“你还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禁锢着路德维希肩膀的士1兵冷笑了一声,“包1庇1反1叛分子,消极执行任务,擅自处1决军1官……恶心的鸡eevefv奸佬!军事法庭等死吧!”

 

还没等路德维希说什么,一双手11铐就拷住了他的手腕,接着他就被塞进了一辆吉普车里被带走了。

 

tbc

还要发几章的刀(我写的也很烦躁……


评论(14)
热度(21)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