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43(二战背景,主独伊亲子分,史向科普向非国设)

目录及归档


第十七章-上

 

 

 

 

“啊!!!”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尖叫。

 

“有脚步声往这边来……“诺曼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分辨着声音的来源,”不像是军靴的声音,应该是跑散的学员。“

 

在一个人影转过拐角的时候,诺曼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按在墙上,并捂住了他的嘴——果然是一个曾经在西泽里奥那里听过课的学生。

 

“不要害怕,也不要大叫,这里暂时是安全的,明白了吗?”在看到男孩点了点头之后,诺曼放开了捂住嘴的手。

 

“其他人呢?”他问道。

 

“我我我……我不知道,”男孩惊恐地看着周围,“我只听到一声枪响,然后西泽里奥先生就吼着让我们快跑,我就跟着他们一起跑,但是大家跑着跑着就倒下了……我只来得及躲到这里……”他的双腿颤抖着,几乎快要跪坐在地上。

 

“你知道是谁先开的枪吗?”诺曼皱起了眉头,政府承认了这里受军]队保护,如果是他们先开的枪,那么这就算非法闯入,如果不是……那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我没看到……”男孩摇了摇头。

 

“搞成这个样子谁还在乎谁先开的枪吗?“罗马诺小声的说,”我觉得他们是不打算放过这里的所有人。“

 

“也是,我们还是先到观测塔后面的仓库去吧,那里很久都没有人去了,等他们走了我们再出来。“诺曼扶起被吓到腿软的男孩,三个人一起小心翼翼地绕过拐角,向观测塔走去。

 

 

 

在他之前的23年里,罗马诺从来没有觉得从连廊到观测塔的路有这么的长。

 

明明和费里西安诺打闹的时候两三分钟就可以跑到进塔的铁门,但是现在走过被鲜血浸透的草坪和楼梯时他觉得这条路漫长的仿佛没有尽头。

 

“这……”走在最前面的诺曼停住了脚步。“我当初真的不应该同意设计师设计这么大的一片空地在这里……”

 

台阶的尽头是一片石砖的空地,原本大气宽阔的空地现在却横七竖八地躺着尸]体,而观测塔就在他们对面,走过广场就能到达。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啊……”罗马诺叹了口气,“现在只有过还是不过,没有其他选项了……”

 

“在这里迟早要被他们找到,我们必须要冒险过去,你们先走,我在后面给你们掩护!“诺曼把架在肩上的男孩放下来,把背着的猎]枪端到胸前。

 

“可是……”罗马诺还想说让自己来掩护,但是诺曼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摇了摇头,“你以前都不肯跟我好好学打猎,现在想拿枪?晚啦!”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远处传来几声零星的枪响,“看来他们现在都到后面去了,我们趁现在赶紧过去!”

 

罗马诺架着男孩,小心翼翼地走过被鲜血浸透的石砖路,突然有一只沾满鲜血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裤脚。

 

“啊!!!”罗马诺吓得尖叫了一声,然后就用手紧紧地捂住嘴。

 

“救……救救我……”手的主人是一个青年,他磕破了额头,鲜血糊住了半边脸,虽然吐出的声音气若游丝,但是抓住罗马诺裤脚的手却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祖父?这怎么办?”他求助地看向后面的诺曼。

 

“他的肚子被打穿了,我们就算救了他也没有办法医治他,而且我们的现状也带不了第二个人了。“诺曼摇了摇头,”抱歉……我们救不了他……“

 

“可是他现在还活着啊,这也是我们这里的学生,您忍心丢下他不管吗?”罗马诺有点生气,诺曼的冷漠让本来就被突如其来的袭击乱了心神的他就像找到了一个爆发点一样的难受。

 

 

为什么他们要死?为什么这里会变成这个像地狱一样的地方?为什么诺曼可以对人命这么冷漠?

 

 

“您不救,我救!”他蹲下身子,费劲地把躺在地上的人也架到自己的肩上,承受了两个人重量,他刚迈出一步就踉跄了一下,但他还是咬咬牙坚持着往前走。

 

“……”诺曼想说什么,但是看到罗马诺脸上坚毅的表情,还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即使那个孩子注定活不下来也要救吗?即使他会拖慢我们到达仓库的步伐也要救吗?罢了罢了,罗马诺的性格本来就是如此,认定的事情是放弃不了的,自己能做的只有帮他们掩护了。他这样想着,端着枪警惕地望着四周。

 

 

 

 

“马上就要到了,你再坚持一下!”罗马诺看到观测塔近在咫尺,那个废弃的仓库就在转过塔北侧的一个隐蔽的暗门后面,到了那里基本就可以确定安全了。

 

“快走!他们过来了!”诺曼在罗马诺背后用力一推,然后快速转身,向着自己的左侧开了一枪,一身沉闷的身体倒地声传来,还夹杂着德语的高声叫骂。

 

“快!找到他们了!(德语)”

 

“啧,”罗马诺在心里骂了一声,一定是自己的那声尖叫把他们引过来的,而且自己还非要带上那个受了重伤的人。

 

“你们快进去!我把他们都解决了就来!”诺曼在枪声中吼道。

 

“我们还是……”罗马诺想说“我们还是一起藏进仓库去吧。”

 

“别废话了!快滚!还觉得你惹的事不够多吗?”诺曼提高了音量,宛如狮子怒吼的声音把罗马诺吓得忘了自己要说的话,最后只能咬紧了嘴唇架着两个人加快了脚步。

 

“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开门!”诺曼望着罗马诺的背影,高声地喊道,然后他转过头,看着前面不断靠近的士兵,低声地笑了笑。

 

 

“你一定要活下去,罗马诺。”他数了数这把陪了他六十年的老式步枪的弹匣里还剩两颗子弹。“最后也没有机会当面告诉你当年事情的真相……真可惜啊……”

 

 

“砰!”又有一个士兵被打中头顶倒下了,“还剩一颗,会送给哪个倒霉鬼?”诺曼一边思索一边后退着,直到脚后跟碰到了塔的墙砖。

 

退无可退。

 

 

 

 

“停止射击!”正当诺曼做好被击中的准备时,从那几名士兵后面传来了一声命令,训练有素的士兵都停下脚步,等待着长官的下一步指示。

 

“诺曼·瓦尔加斯,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再抵抗吗?”塞恩越过士兵走上前来,脸上挂着冷冰冰的笑容,”身体不好去拿衣服了?”他扫了一眼诺曼端着的猎枪,“真是个好借口,看来马尔切诺那家伙说的没错,你果然和他们是一伙的!”

 

“所以呢,你要处决我吗?用一颗子弹或者一根麻绳?”诺曼勾起嘴角。

 

“不,我可不敢,您是受人敬仰的科学家,我可承担不起杀死公众人物带来的社会压力,”

 

塞恩摆了摆手,“但是我相信您也背不起‘窝]藏叛]乱分子‘的罪名,所以不如这样,您允许我把这里彻底搜查一遍,然后告诉我西泽里奥的藏身地点并且愿意做为我们的卧]底,随时提供叛]乱分子的藏身地点,我们就立刻离开,并且承诺给这里提供军]事保]护,怎么样?”他自信地看着面前的老人,坚信着自己提出的交易对诺曼有极大的吸引力。

 

“你的意思是说我给你们当走狗?“诺曼冷笑了一声。”你们把这个国家搞成了什么样子还不清楚吗?我认识的德]国人可没有这么无耻!“

 

“那看来您是不同意我的这个要求了?”塞恩看起来也并没有生气,似乎也猜到了诺曼会这么回答,“那我们只好强行搜]查了,到时候查出来什么可就怪不得我了哦。”

 

“怎么办?”诺曼在心里飞快地搜索着各种对策,“虽然那个仓库很隐蔽,但是也挡不住他们地毯式的搜索,一旦罗马诺他们被发现,肯定会被当场打死,除非……”

 

他笑了笑,慢慢地向那个暗门移动,装作因为思考这个条件而踱步的样子,直到站在那扇紧闭的门前面。

 

 

“如果真要我接受这个条件的话……”

 

他特意提高了音量,让门后面的罗马诺能听清楚自己的声音,“我要你确保天文台此后能正常运转,确保我的两个孙子的人身安全,在这次袭]击之后他们有权利向政]府通报这次搜查,并且不参与强制征]兵,他们拥有选择自己将来的权利。”

 

“没问题,真是个疼爱后辈的好爷爷,”塞恩也松了口气,“这些我们都可以做到,您尽管放心。”

 

 

“那么我还有最后一个条件,”诺曼趁着塞恩专注于听自己的条件时突然举起枪,扣动扳机,把最后一颗子弹送进了他的心脏。

 

“为了那些因为热爱自由而死去的人们报仇!你们这帮走]狗!”他大声地喊道,后背紧紧地贴着暗门的门缝。

 

 

这样的话……就算自己死了,血也会把那条缝隙堵上,自己的尸体也会堵住门的吧?他们就发现不了这个仓库,罗马诺他们就安全了……

 

抱歉了,罗马诺,还有费里西安诺,是我这个做祖父的不称职,让你们受了这么多的苦……没机会当面告诉你们当年的事情的真相了。

 

 

他闭上眼,感受到了第一颗子弹钻入肩膀的剧痛,然后是大腿,腹部,心口……

 

在疼痛过后,死亡带来的竟是平静的温暖,像是永恒的黑甜乡在召唤着他。

 

“迪特玛……你在那颗星星上等着我吗?”他咳出一口血,靠在门上,闭上了眼。

 

 

 

 

 

 


评论(2)
热度(12)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