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41(二战背景,主独伊亲子分,史向科普向非国设)

目录及归档


第十六章-中


 

“今天那个总是坐第一排的小家伙没有来吗?”西泽里奥在下课的间隙叫住了收拾桌子的费里西安诺。

 

“啊……您是说吉安吗?”费里西安诺把散乱的讲义整理整齐,望了望第一排那个空着的位置,“他今天可能有事情吧,他妈妈最近生病了,哥哥参]军也没有回来,家里的事情基本都要他去做呢。”

 

“哦,是这样啊,哥哥参]军去了……”西泽里奥笑了,“是为政府服务的吧,这个孩子居然选择了和他哥哥完全相反的道路,真的是很有勇气啊!“

 

“没错!我四年前认识他就是因为他和他哥哥在我被一帮混]蛋欺负的时候出手相救呢!“费里西安诺开心的说道。

 

“嗯……一帮混]蛋?你看起来不像是容易结仇的人啊,“西泽里奥有点奇怪,说实话,费里西安诺是他遇见过的最懂礼节和细心的人,这样的人会被其他人讨厌吗?

 

“啊,就是之前在大学里的同学,叫马尔切诺,他特别讨厌我多管闲事的毛病。”费里西安诺皱起眉头,回忆起圣母升天节那天在小巷子里遇到的那个拿着抢来的皮夹的身影。“不过我退学之后就没再见过他了。”

 

“马尔切诺?”西泽里奥听到这个名字有点吃惊,“他就是上次举报我们在黑鹰酒馆非]法]集]会的混蛋!”

 

“啊?!”费里西安诺也睁大了眼睛,“他举报你们?”

 

“对,他很早就为党]卫]军那帮走]狗服务了,作为他们的眼线监]视着城里有没有什么‘危险人物’,没想到他本性就这么恶劣!”西泽里奥气的砸了一下桌子,“下次再让我看见他,我一定饶不了他!”

 

费里西安诺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这时铃声响了,他只好向西泽里奥告了个别,走出了教室。

 

 

 

在走廊上费里西安诺遇到了阴沉着脸的罗马诺,“哥哥,你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吗?感觉很少看见你笑了……“费里西安诺有点担心地问道。

 

“啊……不,没什么,我最近挺好的,“罗马诺向着他扯出一个微笑,”最近的供给还是很短缺,这才是我们优先考虑的事情不是吗?“然后他没有理会费里西安诺的追问向前走去,挥了挥手,”今天的午饭就拜托你啦!“

 

“……是因为安东尼奥哥哥吗?“费里西安诺在原地发愣。

 

 

回到自己的房间,罗马诺锁上自己的门,把自己摔在床上,自暴自弃地用枕头捂住脸。

“果然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夫……“

 

 

 

 

 

两天前。

 

“祖父,我有一件事情想和您商量。“罗马诺推开诺曼办公室的门,咽了口唾沫走了进去。

“有什么事吗罗马诺?“

 

诺曼从桌子上成堆的书中抬起头来,罗马诺如此正式的语气让他感到有些奇怪,从在佛罗伦萨找到他们之后罗马诺就对自己抱有一种特殊的敌意,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敌意也越发强烈,虽然他在平时对自己依然抱有长辈的尊敬,但是诺曼却感受到了其中的疏远与刻意。再加上罗马诺是一个有着强烈的自己主见的孩子,所以如此一本正经的找自己商量事情的罗马诺让诺曼不得不认真了起来。

 

“我想……在夏天结束的时候离开这里。”罗马诺闭了闭眼睛,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哦?你要离开这里?去哪?”诺曼问道。

 

“大学里的教授联系我,说他在西西里岛有一个考察任务……邀请我参加……”罗马诺控制着自己的声音理智而平稳,不让诺曼听出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因为这都是骗人的。

 

没有什么所谓的考察,自己也不想去西西里岛——说白了,自己只是想单纯的离开这里。

 

 

“我能问问你为什么选择去那里吗?”诺曼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我喜欢地理……我也很喜欢西西里岛,从大学退学的时间太久了,我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就是这样。”

 

 

都是骗人的吧。

 

自己根本就不喜欢地理,当初选这个的原因就是和继承了他天文专业的费里西安诺赌气。

 

自己根本就不想去西西里岛,因为那个地方离那个混蛋的故乡真的是太近了。

 

说到底,自己只是想逃离这个没有希望的天文台吧。

 

每天都要担心的午饭和晚饭,每周一次的下山采购,还要担心食物的供给够不够,会不会有流浪汉把东西抢走;

 

山上的军】队来了又走,枪】声总是在或近或远的地方响起,在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中弹死亡的噩梦一直就伴随着自己;

 

离开了熟悉的,不用面对诺曼的校园,每天都在维持着对长辈基本的尊重,和一副“我很好永远都不要担心我”的虚假笑脸;

加上最近天文台又来了一批危险分子,他们甚至还搞到了枪。果然一点也不想和他们扯上一点关系。

 

什么自由民主,什么被解放的民族,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

 

毕竟连安东尼奥都是西班牙最大军]火】商的大儿子,为了家族可笑的利益回国继承家业去了。

 

啊啊,看吧,身边的人,那个口口声声说“只是因为喜欢罗马诺而喜欢罗马诺”的人都屈服于现实了,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你有考虑过你弟弟吗?你走之后,这里就剩他一个人维持天文台的日常运转了。”

 

诺曼皱着眉头,罗马诺想要离开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现在实在不是一个好时机:德]国的军队要来驻扎,山上不知道是否还会有军队来巡查,加上西泽里奥和他的‘学生’们……需要人手的地方太多了,他考虑到罗马诺很关心费里西安诺,所以才委婉的表达了这个意思。

 

可是费里西安诺的名字就像一根导火索,把罗马诺十几年来积累的委屈和不满全都引燃了。、

 

“费里西安诺?!”罗马诺发出自己都惊讶的刻薄嗓音,“你不让我走的原因只是因为不想加重你心爱的小孙子的负担?”

 

“我不是这个意思……”诺曼被罗马诺吓了一跳,急忙解释。

 

“你闭嘴!”罗马诺提高了分贝,让狗]屎的尊敬都他]妈]见]鬼去吧,他想。

 

“难道不是吗?”一直以来你都宠着他,他说什么你都肯做,要星星不给月亮!不就是因为他被你收留的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记得!然后还选了你研究的天文学吗?我留在这里不就是为了分担他的任务吗?“罗马诺觉得锁住心里那头野兽的锁链在被自己亲手解开。

 

“他留在这里是因为他喜欢天文,是因为他真正敬爱您,是因为他向往西泽里奥的知识,是因为有个消失四年的混蛋刚说了要回来找他!“

 

“而我呢?我不喜欢天文,也不会有哪个该死的蠢蛋来找我,我干嘛要呆在这里?”

 

“你一直都厌恶这里吗?“诺曼听到罗马诺的话后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理解这个有些孤僻的大孙子,也没有想象到他的心里积压了这么多东西。

 

“与其说厌恶这里,不如说厌恶你!诺曼·瓦尔加斯!因为你的自私才让父亲离开了母亲,因为你的自大才让母亲一直不敢来找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佛罗伦萨的,但是我知道,是你害死了我母亲!你收养我们不过是为了安抚你心中的愧疚罢了!”

 

 

终于,把自己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妈妈,你想说的话,我在今天替你说了。

 

 

“你就抱着你那可怜的内疚感和我那可怜的,懂事又天真的弟弟在这里吧,我没什么好商量的了,夏天结束我就离开这里,在此之前我会当作从来没有今天的对话。”罗马诺看都不看诺曼一眼,转身就走,在临出门前他用了自己最冷漠的声音说:

 

“我妈妈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她永远恨你,要在地狱里和你见面,怎么样,还满意吗?”

 

门被摔上了,剩下诺曼低着头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果然自己是个糟糕的人……不仅要逃避现实而且还找了冠冕堂皇的借口。罗马诺用力揉了揉脸,不过想说的话也说出来了,只要等到夏天结束的时候就可以离开去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吧。

 

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为什么要忍受这种殉道者才心甘情愿的痛苦?

 

 

 

可是他不知道,此刻在离他不过十几英里的一间牢房里,有人在忍受比他此刻还要剧烈千百倍的痛苦。


评论
热度(15)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