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梅剑】Unforgettable Flowers (02)

算是新年礼物吧~是甜甜的故事哦♥

00-01


食用说明:

·本篇为中篇连载,字数未定,本章共3950字.


· 本文配对为梅林和阿尔托莉雅,标题斜线仅代表人物组合,本文清水全年龄向。(关于旧剑和梅林的故事请点击这里:Timeless and Endless


·官方广播剧 Gargen of Avalon 衍生,B 站就有翻译版,强烈安利大家去看,里面的梅剑粮很多(但是好虐啊啊啊啊啊啊)这篇文就是看完之后的怨念产物,真的很希望他们能够有一个happy ending.

 

·因为剧情需要,对事件的发生顺序做了一些小小的改变(划重点!),有一些是个人的捏造,比如卷入圣杯战争中会失去一些前世的记忆(都是召唤不完全的锅)

 

·会提及一点点点点的06版世界线,就是我是承认士剑感情线的,毕竟这是对呆毛很重要的一次经历,嘛,但是绝对不会有令人不适的情节,还是建议剑梅only慎重食用。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如果这样都没问题?那我们就开始吧!

 


(02)

 

“天晴了呢,哥哥。“阿尔托莉雅推开窗户,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是啊,看来今天有个难得的好天气,这里的雨从我们来这就下个不停。“凯伸了个懒腰,似乎能听见自己的骨头咯剌剌作响的声音。

 

“那家伙还在睡吗?“凯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紧闭的房门,”还说什么是来辅佐王的魔法师,我从来没有见过比王起的还晚的法师……“

 

“好啦哥哥……“阿尔托莉雅急忙按下凯挥舞着想要砸门的手臂,”梅林他昨天为了修补这个城市破损的水坝漏洞耗费了很多魔力,多休息一下是应该的。“

 

“可是……“凯还想说什么,却被阿尔托莉雅推进了客厅,”我做了吐司培根还有煎蛋,你快去吃早餐吧,我去叫他。“

 

把处在发怒边缘的凯打发走之后,阿尔托莉雅长出了一口气,“虽然这样说,但是现在真的很晚了哦……”她抬手敲了敲面前的木门,“老师,该起床了哦,今天要去特蕾娅嬷那里帮忙修教堂的屋顶。”

 

门后面静悄悄的,似乎里面什么人也没有。

 

 

“老师?老师?梅林?起床啦!“阿尔托莉雅提高了一点声音,敲门的手指加重了力道,终于听到了几声意味不明的咕哝声。

 

看来只靠敲门是叫不醒他了……阿尔托莉雅无奈地想,从地毯下面摸出了一把钥匙——这是好心的房主为了防止他们忘拿钥匙特意准备的,看来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也有用场。

 

“老师我进来了哦,“阿尔托莉雅轻轻推开门,虽然作为女孩子,随便进别人,特别是异性的卧室是不太合适的,但是凯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性别,况且如果他现在进去的话肯定会先打梅林一拳把他打醒再说……她在心里做足了心理准备,踮起脚走了进去。

 

木制的窗户大敞着,晨风从窗口灌进来,把窗帘吹的上下翻飞,阿尔托莉雅狠狠地打了个寒颤,“这样都不醒吗……“她走向房间中央的床。

 

与其说是“床“,不如说是一个”窝“更为恰当,似乎梅林昨天晚上在和自己复杂的法师袍纠缠到一半就累得睡着了,衣服褪到腰间,身子向下趴在床上,被子也没好好盖,凌乱地堆在一旁。

 

“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阿尔托莉雅笑着摇了摇头,站在床边犹豫着要不要把被子帮他盖好。

 

“话说,还没有看见过老师熟睡的样子呢……“阿尔托莉雅在心中想着,在拔出石中剑之前,自己只是在梦里见过梅林,那通常已经是深夜了。加上他那强大的魔法也经常让阿尔托莉雅认为他根本不是人类而是类似妖精一样的生物,所以就擅自给梅林贴上了“不用睡觉”的标签。

 

但是自从和自己和哥哥凯一起游历之后,梅林开始更多的展现出了作为“人”的一面:

 

比如会经常赖床;

比如对莴苣有种特殊的厌恶(按他本人的说法是因为莴苣是属于女巫的植物,跟自己的相性很差。);

比如喜欢身材很好的姑娘,经常去酒馆调戏(他自称是认识)那里的姑娘们,而且每次都让凯帮自己付账单。

比如喜欢用魔法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让一户人家窗台上枯死的花重新绽放,把木桥变成铁做的之类的……

 

阿尔托莉雅看着梅林头顶那团平时就乱七八糟的银色头发现在更是散乱的落在枕头上,床单上……还有平时被凯戏称为“魔术师的绝对领域”的光洁后背上,感觉脸有些发热。

 

 

自己从出生开始就被教导成为一个王,对成为王无关的事物都不被教导,所以对感情总是克制和隐忍,久而久之阿尔托莉雅发现自己已经很难感受到同龄人为之心跳加速甚至意乱神迷——他们称之为“爱情”的感受了。

 

可是就在此刻,在早春还有些料峭的晨风里,阿尔托莉雅第一次感受到了和“成为王”这一目标完全不相干的喜悦心情——或许不能称之为“喜悦”,只是她那时无法解释突然的心跳加速是因为什么。

 

等到许多年之后,她在一个红发少年炽热的目光中有了相同的感受时才明白这时的异样代表了什么。

 

但是现在,阿尔托莉雅就像被蛊惑似的伸出手去,想要把落在梅林脸上的几缕发丝拂开。

 

当她的指尖就要触到梅林的脸颊时,一直熟睡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带着些许促狭的笑意看着她。

 

“骚扰自己的老师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阿尔托莉雅~”梅林看了一眼离自己的脸近在咫尺的指尖,又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呆在床边的少女。

 

“啊我不是故意的!”阿尔托莉雅飞速收回自己的手,在内心里懊悔着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我只是来叫你起床的……已经很晚了早饭我已经做好了你起床到客厅去吃吧不然凯哥就吃完了!”没有给梅林回答的机会,阿尔托莉雅飞速说完之后转身就走——留在她眼前的最后一幕是梅林准备坐起来的样子,当然,是裸着上半身。

 

门被咣当一声关上了,剩下梅林一个人坐在床上撑着头,对今天早上的意外事件有些摸不到头脑。

 

明明已经做好准备挨凯的拳头……不过话说自己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

 

 

 

 

等到梅林走到客厅,发现餐桌旁只有阿尔托莉雅一个人,“凯呢?”他拉开一把椅子坐到阿尔托莉雅旁边。

 

“他吃完饭就走了,”阿尔托莉雅把盛有吐司和培根的盘子放到梅林面前,“他临走前说今天我们俩就不用去教堂了,他和隔壁的弗里奥兄弟一起去修那里的屋顶,还说这什么‘魔力用光的人就不用跟来了’之类的。“阿尔托莉雅笑了笑。”哥哥还是很关心你的,虽然他不是很善于言辞,我想你应该也知道。“

 

“唔,“梅林咬了一口面包,点了点头,”我明白,但是他的拳头实在是让我很不爽。“

 

“哈哈,如果老师你靠谱一点,不乱调戏女孩子,自己去付账的话他的拳头肯定会少很多的。”阿尔托莉雅把倒满咖啡的杯子放到梅林手边。

 

“我那是对女性美的赞美,怎么能算调戏呢,再说了我们所有的钱都在你哥哥那,我不找他找谁要去?”梅林喝了一口咖啡,被苦的咧了下嘴,“又是清咖啡,你们兄妹俩的口味真独特,”说着念出咒语把厨房里的糖罐子移动过来,向里面加了两大勺糖。

 

“是你说过的,苦的东西能使人清醒,甜食会令人麻痹和堕落,”阿尔托莉雅拿起自己的杯子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口,“所以我从那以后喝咖啡就不再加糖了。”

 

“是吗……”梅林愣了一下,那句话自己什么时候说的自己都记不清了,反正自己的治国道理一套一套的,没想到……她会记得这么清楚,而且会这么要求自己

 

 

不,这几乎已经近乎苛责了,为了约束自己,把甜味都剥夺了吗?

 

之后的早餐就在没有谈话的安静中度过了。

 

 

 

“今天也辛苦你了,阿尔托莉雅,”梅林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反正你哥哥说了我们俩今天没有工作,所以——”

 

“我们去集市上转转吧!”

 

“唉?”阿尔托莉雅差点把手里的盘子摔在地上,“去集市?我和你吗?”

 

“对啊,怎么啦?”梅林从门后的背包里摸出几枚银币,“作为一名合格的王,体恤民情是必须的,而去集市……巡查也是重要的一环!”他把到嘴边的“闲逛”在千钧一发之际改掉了。

 

“哦……听上去也挺有道理的。”阿尔托莉雅似乎还有些犹豫,梅林却直接拉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出了门,顺便施了一个魔法把门锁上了。

 

 

 

 

“哇哦……好热闹啊!”走在城中的街道上,阿尔托莉雅被周围的店铺、摊位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完全吸引了眼球,在乡下虽然也有这样的集市,但是热闹程度和这边完全不能相比。

 

“老师你看这个!”阿尔托莉雅扯着梅林的袖子把他拉到了一个买陶土小玩偶的摊前,“看那个小狮子做的多像啊!”

 

“嗯,确实很像。”嘴上附和着阿尔托莉雅,但是梅林却在心里吐槽自己用魔法可以做一个更像的。

 

“老师你看这些衣服!现在城里的女孩子都已经开放到可以露出胳膊和小腿了吗?”阿尔托莉雅又拉着他到一家服装店里面去,好奇地看着今年流行的时装。

 

“唔……确实有点过于开放了……”梅林说着瞥了一眼身旁的阿尔托莉雅,身高自从拔出那把剑之后就停止了生长,整天穿着骑士的长裤和衬衫,也正是因为这些宽大的衣服掩盖了她的身体曲线;长长一些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加上她眉目间不经意露出的刚毅神色,很容易被当作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孩子。

 

看着这些漂亮的裙子,她的心里会不会有向往呢?梅林有些苦恼的思索着。

 

 

 

接下来梅林彻底地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是不是伪装成一个男孩子,逛街是女人这一物种的天性。

 

在一天的时间里,阿尔托莉雅几乎拉着梅林把长长的一条街道从头转到了尾,原本神出鬼没,走路恨不得都要用魔法让鞋子自己移动的魔法师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磨,最后彻底摊在路旁的椅子上说什么不肯继续走了。

 

“我觉得今天带你出来真的是个错误的决定……“梅林看了看身边坐着的阿尔托莉雅,她似乎对很快就转到头的街道有点失望。

 

“什么?“阿尔托莉雅转过头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哦老师……我刚才有点走神了,没听见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看到阿尔托莉雅眼睛里兴奋的光芒,刚才的那句话梅林是无论如何再说不出口了,于是他把手里的纸袋子递给阿尔托莉雅。

 

“蜂蜜杏仁糖,要吃吗?“

 

“啊?“阿尔托莉雅愣了下,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不能吃甜的,你说过……“

 

“没关系的哦,就一颗,不会使人堕落的~“梅林把纸袋子塞进她手里,”即使是王也有放松下来享受生活的权力哦。“

 

“哦……好吧,谢谢老师,“阿尔托莉雅从纸袋子拿出一颗放进嘴里,”好甜!“久违的甜味刺激着味蕾,果然甜品可以给人带来幸福感,不愧是令人堕落的根源之一啊!她这么想着。

 

“今天真的很感谢你带我出来,梅林。”阿尔托莉雅看着手中的纸袋子,琥珀色的糖果一颗一颗挤在一起,“我了解到了这个城市人们是怎么生活的,我很高兴这里的人们看起来都很幸福,没有战乱,小孩子吃得饱,有这样甜的糖果吃,女孩子们有漂亮的裙子穿。”她转头看向梅林,“老师,这就是我将来作为一个王应该为人民带来和守护的东西,对吗?”

 

梅林看着面前的少女,夕阳在街道的尽头缓缓落下,把她金色的头发镀上了一层暖橙色的光晕,一双蓝色的眼睛带着一如既往的坚定看着自己。

 

“是的,说的没错阿尔托莉雅,”伸手抚上她的头顶,梅林微笑着说:

 

“这就是我所期望的。”

 

 

今天就暂且把复仇这种沉重的东西忘记吧,这是我培养出的王。

 

TBC


 为什么越写越心疼阿尔托莉雅啊……


评论(1)
热度(28)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