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40(二战背景,主独伊亲子分,史向科普向非国设)

目录及归档


第十六章-上

 

 

罗马诺觉得自己的弟弟最近很不正常。

 

费里西安诺总是盯着一个地方发呆,嘴角也经常挂着莫名其妙的微笑,感觉就像一个十足的蠢蛋。

 

终于有一天,当费里西安诺让水龙头开了五分钟连一个番茄都没洗完的时候,罗马诺终于受不了了,他过去把水龙头关掉,从费里西安诺手里拿过番茄放在桌子上。

 

“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有什么开心事吗?”

 

“哥哥,路德写信说他要回来了……”费里西安诺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要回来找我了!”

 

“那个土豆混】蛋还敢回来?!他都消失了三年了!“罗马诺一拳头砸在桌子上,桌子上的番茄被无辜牵连,从桌子上跳下来摔了个粉身碎骨。

 

“只要他能回来就好,哥哥你也别生他的气,我本来是想见到他再给爷爷一个惊喜的,你可别说出去哦……“费里西安诺晃了晃罗马诺的衣袖,向他吐了吐舌头。

 

罗马诺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脑袋,“只要能让你开心就好,我不生气了。”

 

“谢谢哥哥!我把这里打扫一下~”

 

砰砰砰……从后院里传来一连串的枪响,把费里西安诺和罗马诺吓了一跳。

 

“哈哈,这回吉尔他们搞来的是真货!后】坐力不算很大,还能连发,这下我们心里就有底气了!”西泽里奥抚摸着手中的枪,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我不是告诉你要低调一点了吗……这里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你要过瘾至少要等到晚上吧……”诺曼叹了口气,向着跑过来的费里西安诺和罗马诺点了点头示意没什么危险。

 

“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西泽里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与此同时,都灵城区驻军临时总指挥部。

 

“我想各位都应该明白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了吧,我再强调最后一次,我们只负责清除反政】府组织和犹】太人,持有居民证的人不能随意伤害!我们是有纪律的队伍,我也希望我们能对普通的民众持有基本的尊重,我们可以是战争机器,但是不能是野兽!各位明白了吗?”路德维希站在台子上,面对下面一群坐的笔直的军官们说。

 

“明白了!”

 

回到自己的住处,路德维希关上门,准备换身衣服去找这个军区的古德里安将军,向他做自己的在这个地区的计划和领取上级的任务。

 

拿出衣服,路德维希在镜子前站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他觉得一瞬间有点陌生,灰色帽檐上面的银鹰却因为反射了阳光而闪闪发亮;同样是灰色的军]服熨烫的没有一丝多余的线条,勋章已经可以在胸前挂成一排,黑色的领带和金色的别针还有代表少将的肩]章都稳妥地待在自己的位置。配有手]枪套的黑色腰带勾出精练的腰身(1)——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一身衣服,但是路德维希却没有任何的自豪之情,这一身衣服几乎使他变成了一个符号,或者某种地位的象征,使他几乎想不起来以前的自己了——

 

没错,再次踏上这片充满了回忆的土地时,充满他心中的不是喜悦,也不是兴奋,是陌生,甚至还有一丝恐惧,因为他不是作为游子回来,也不是作为游客而来——

 

是作为一名征服者和审判者到来。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任务是镇压反]叛的组织与人民,让自由与反政]府的言论在这个城市消失,流血和冲突不可避免,他能做的也只有尽力的保证不伤害那些无辜的人民,不伤害住在天文台的他们……

 

“费里西安诺,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真希望我所做的一切和你没有任何牵连,再等我三天,我一定会去找你。”

 

不是以贝什米特少]校的身份,只是以路德维希的名字,你的恋人。

 

 

 

 

 

 

就在不远处的一家破旧的酒馆里;

 

“再要杯夏努尔酒!“一个穿着德]军制服的男人把手里的杯子砸到桌子上,显然是已经喝醉了。

 

“塞恩你听说了吗,那个新到任的少]将,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今天下午是他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你就敢在这喝酒啊?“对面同样穿着制服的男人把最后一口酒灌进喉咙里,也把酒杯往前一推,”我也一样!“

 

“他?一个毛头小子,也不知道做了什么能爬到这个位置,怕不是在北非的时候给那位大人物提鞋才能混到今天,我才不怕他,再说了,我们在这里至少也有一年了,我从来不知道那些拿着居民证的人有什么可尊重的,他以为自己是英]国]佬吗,令人恶心的绅士风度……““你说得对,真正开始抓人的时候谁还管你是不是普通居民,只要杀死上面要的人就行了,一颗人头升个官,不都是这样吗!“男人把酒杯往前一推,压低了嗓音,”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一个士]兵的举报,说在离这里不远的一座山里听到了几声枪声……“

 

“枪声?会不会是猎人在打猎?“塞恩把杯子里的酒喝完,也好奇的凑近了。

 

“可是这里在一年前就不允许打猎了啊,私人拥有枪支是犯法的,猎人们的枪早就统一上交了。”他的同伴挑了挑嘴角,“你猜会不会有反政府组织藏在山上?”

 

“确实有这个可能,毕竟城里已经戒严了,他们也藏不到哪去,“费恩感觉自己抓住了一个巨大的机会,”我明天让一个小队去侦察一下,如果有了功劳算你一半!“他挥了挥手,”这杯我请你,我的兄弟!“

 

 

 

 

早晨的森林里还弥漫着淡淡的雾气,太阳还躲在云层里,林间的一切都似乎还没睡醒,只是偶尔有鸟兽的啼鸣打破寂静。

 

同样没睡醒的还有吉安·西尔维尼奥,他揉着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本来来这里“听课”的大家是统一住在天文台里,西泽里奥先生说这样可以防止突然间大量人员上下山引起怀疑,但是哥哥还没回来,母亲生病了需要人照顾,所以吉安不得不早起晚归,山间的狼群还是没有离去,所以#特地给他分配了一只手]枪让他防身。

 

 

咔嚓一声,踩断枯枝的声音在寂静的林间格外清晰,吉安皱了皱眉,这样的寂静他明明已经习惯了,没有声音意味着安全,但是今天这样的安静却反常地令他感到不安。

 

忽然间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夹杂着几声野兽的嚎叫,他有些害怕,颤抖的手在口袋里悄悄地扣住了扳机——遇到野兽时不要等它们靠近你,要先把它们吓走,这是诺曼教给他们的一些在森林中生活的技巧。

 

他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开了一枪,枪]声比踩断枯枝的声音还要响亮,一群鸟儿呼啦啦地飞向天空,野兽的声音也消失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击中了,这不重要,只要自己可以安全到达天文台就行,今天西泽里奥先生要讲法]国的思想革]命,他可不想错过。

 

但是命运似乎和他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没走出几步,他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还没等他转身,后脑的一阵剧痛就使他失去了意识。

 

 

 

 

注释:

 

冒着生命危险和你们安利德】国的二战】军装


这个就是著名的党】卫]军]的军装了,个人感觉最好看的军]服不是吹的,黑色和银色的搭配甩其他国家的土黄和绿色几条街……还有那个皮带的设计真的是十分禁]欲了……

把那个标志涂掉了,希望不会被查水表。。。


 

这个就是普通军]官的制服了,鼠灰色的看起来也很好看,那个麦穗的缎带绝对是点睛之笔,真的很喜欢腰带的设计啊……


评论(4)
热度(18)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