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37(二战背景,主独伊亲子分,史向科普向非国设)

目录及归档


第十五章-上

 

 

费里西安诺感觉今天的街道上的氛围有些不一样。

 

以往那些弥散在马路上,店铺中,路人的眼睛里的紧张与恐慌仿佛成了实质,黏附在那些穿着黑衣服,别有万】字徽章的男人们身上——一直以来,他们仿佛训练有素的野兽,管理着城市里的秩序,居民一开始都怕他们手里的枪,但是渐渐的,他们发现,只要自己遵守规定,不结交“危险人士”,他们不会对暴力对待。

 

但是今天这些野兽仿佛去掉了镣铐,他们拿枪指着每一个来往的路人,仔细核对他们的身份信息,没有带的直接押进车里带走。

 

费里西安诺跟着罗马诺排在长长的检查队伍中间,手里提着一袋子苹果——这是他们这个月的水果补贴。

 

“哥哥,我们检查完了再去黑鹰酒馆喝一杯吧,再往前走一个路口就到啦!”

 

“嗯,好啊,我也挺想念那里的麦酒的,一会儿就去喝一杯吧。”罗马诺翻了翻口袋,数出几枚硬币,“我的零花钱应该还够,到时候我请你。”

 

 

这个时候,前面传来了几声大吼,夹杂着枪响,接着就是玻璃打碎的声音和尖叫声。

 

“站住!不要跑!“

 

“前面发生了什么?“”怎么了?“”谁开枪了?“队伍开始骚动不安,有个小姑娘趴在妈妈的怀里哭了出来。

 

“别怕……他们不会打我们的,我们有居住证……“母亲拍拍女孩的背,轻声安慰着,但是费里西安诺看见了她颤抖的手。

 

“让开!让开!“几个身上都是血的人冲进了队伍,把队伍打散了。

 

“都打死!都打死!队长说了一个也不能放过!“后面传来士兵的大声吼叫,伴随着枪声。

 

“顿时队伍最前面的几个人倒下了,整个队伍就彻底乱了,每个人都在尖叫,逃跑,每个人都在恐惧下为几个逃跑者做了最好的掩护。

 

费里西安诺和罗马诺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就开始慢慢的后退,在山里的经验使他们知道在紧急情况下士】兵是不会管你是正常居民还是危险分子的。

 

“西泽里奥先生?!”费里西安诺注意到在一堆四散逃跑的人中西泽里奥就跑在自己旁边,边跑边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上面沾满了血。

 

“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们……”见到费里西安诺,西泽里奥也是显然吃了一惊,接着苦笑了一下,跟着罗马诺和费里西安诺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等到枪声和尖叫声都消失之后,三个人才敢大口的喘气,似乎这样就可以把心中的恐惧消灭掉似的。

 

“西泽里奥先生……你怎么会……”费里西安诺迟疑地问到,他本能地觉得西泽里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但是从他的言行中却完全看不出来他是何方人士。

 

“唉……我正在那个酒馆里宣讲”自由与法治的民族“,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向警】察告了密,突然就冲进来向我们这一块开枪……”西泽里奥摇了摇头,“现在政】府的人太大胆了,一点也不担心会打死平】民。”

 

“嗯……”费里西安诺又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小姑娘。“西泽里奥先生,我不明白,明明是自由的思想,明明是可以缓解我们心中的恐惧的思想,为什么会受到打击与批判?”费里西安诺说到最后拔高了声调,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因为他们需要的是一群听话的民众,而不是具有独立思想的危险分子。”在一旁一直抱臂站着的罗马诺冷冷地说道。

 

“对,没错,政府利用我们对战争的恐惧把我们变成听话的羔羊,”西泽里奥叹了口气,“而我能做的,只能尽力去传播自由与平等的思想,但是这个酒馆的环境毕竟是过于开放,很容易被发现,今天出了这种事情,看来这里我也呆不下去了……”

 

“或许……”费里西安诺的话还没说完,罗马诺就眼疾手快地扯住了他的袖子,“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这件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我们最好让他和爷爷亲自商量。”

 

“唔……哥哥你说的对,我知道了。”费里西安诺转向有点疑惑的西泽里奥;

 

“或许你可以跟我们去山顶的天文台,我们的爷爷可能会乐意给你提供帮助?”

 

“天文台?”西泽里奥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那个老混蛋,终于要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了……”他用兄弟二人听不到的声音说道。

 

 

 

 

“爷爷我们回来啦!这回我们带来了一个朋友噢!”费里西安诺推开前厅的大门,把正在喝咖啡的诺曼拉了出来。

 

“噢?我们这里还能有来客?“诺曼走进前厅,当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时,一口咖啡就喷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哈哈哈,我的老朋友,你终于肯来我这里了!快!我们约好的,一瓶1866年的波尔多!“

 

费里西安诺和罗马诺一脸惊异地看着诺曼坐到西泽里奥的身边,亲切地揽过他的肩膀,“爷爷,你们原来认识啊……”

 

“当然,我们认识有快三十年了,只不过他一直不让我对你们提起他!”诺曼朗爽的笑了,“我还准备等到哪一天你们中的一个结婚时让他做见证人呢……”

 

费里西安诺和罗马诺对视了一眼,又很快把交错的眼神分开,“所以爷爷你经常去城里喝酒就是和西泽里奥先生啊……”费里西安诺马上转移了话题。

 

“是啊,不过现在你和你哥哥先出去一下吧,我和你们的西泽里奥伯伯有些事情要谈。”

 

“好的,那我们去准备晚饭了~你们慢慢聊~!“费里西安诺吐了吐舌头,和罗马诺一起离开了。

 

 

 

“怎么回事,你不是发誓一辈子不到山上来了吗?“诺曼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给自己和西泽里奥都倒了一杯。

 

“今天酒馆遭到了党】卫】军的清洗,我侥幸逃了出来,有几个人死在了里面,但是我所有能用的地方都被举报了,我无处可去,又正好遇到了那两个小家伙。“西泽里奥喝了一口酒,自嘲地笑了笑。

 

“你现在还在坚持你的那些理论吗,西泽里奥?“诺曼坐直了身子,正色问道:”即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对,为了自】由与民】主,我已经奋斗了20年了。只有这件事是我不能妥协的,我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揭露这场战】争的真实目的,“西泽里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也坐直了身子,

 

“诺曼,从那天在这座山里和你与@相遇开始,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你明白我的性格,如果有人要因为引导自由而被烧死在火刑架上,我愿是那个人。“

 

诺曼盯着他看了很久,似乎要从这个已经经历了五十多年的风霜洗礼的老友的脸上看出昔日那个红鼻头雀斑脸的小男孩。

 

最后,他叹了口气,“我明白了,我会把空教室腾出来一间给你,宿舍也收拾一间,你就住在这里吧,通知你的成员一声,在这里继续吧,不过千万要小心,这里也属于军】队检查的对象。“

 

诺曼举了下右手,“先别急着感谢我,我只有一个唯一的要求:“

 

“是什么?”西泽里奥急切地问道。

 

“我的两个孙子除非是他们自愿,否则别想让他们加入你的组织。”

 

“当然,你一向如此,让他们自己去判断,去选择,”西泽里奥笑了,’别忘了他们是今天才知道我是你的朋友,我能来到这里是以他们的朋友的身份。“

 

“要相信我的个人魅力啊,我的朋友!“

 

 

 

 

“费里西,那个土豆混蛋还是没有回你的信吗?“罗马诺拿起流理台上的菜刀,在一颗土豆上比划。

 

“没有,估计是邮局那边国际信件有延迟了,或者路德已经不用他原来的地址了。“费里西安诺把洗好的牛蒡捞到盘子里。

 

“妈的,什么信件能延迟两年?!“罗马诺一刀把土豆劈成两半,”那个土豆混蛋,临走之前说的话被狗吃了吗?“

 

“不……哥哥,你别生气,我会继续等的,说不定邮局会把积攒的信都一下子发给我呢……“费里西安诺低着头,好让罗马诺看不出他眼中的失望。

 

路德,果然……你已经放弃了我吗?

 

 ---------------TBC-------------

持续发刀ing


 

 

 


评论
热度(19)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