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34(二战背景,主独伊亲子分,史向科普向非国设)

目录及归档


第十四章-上

 

 

 

亲爱的费里西安诺:

 

 

   春天到了,我们这边开始渐渐暖和起来了,你们……啊对,你们明明比我们更靠南边的,早就有暖和的南风吹过了吧?这个难熬的冬天终于过去了,。

 

  你说安东尼奥回西】班】牙去了?那真的是个糟糕的消息,你们的天文台研究应该很缺人手,毕竟学生都被强制召回了,不过#选择回去也是可以理解,他的家人一定很担心自己的孩子在异国……不要担心,等到战争结束后一定还可以见面的!

 

   我写这封信主要是想和你讨论一个问题,它困扰了我一整个冬天:

 

我们需要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侵害他人生存的权利吗?

 

  我在学校被教导了我的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只有我们获得了最优秀的资源,才能为科学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做出最大限度的贡献,而那些只知道把金钱和资源用来奢侈和享乐的民族是不配占有这么宝贵的生存资源的,我们作为上帝的最优秀的子民应该承担削减他们的数量的义务。确实有很多犹】太商人把很多钱财都用来修建一些会所,开各种沙龙,却从来没有想过为我们国家的科学和大学教育投入过……是他们把我的国家变得越来越虚弱。

 

可是我也看到了很多犹】太的小孩子穷的穿不起衣服,很多‘劣等民族’的人流浪街头,我们的队长带着我们去检查他们的店铺和他们的家,有些人确实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富裕,甚至很多和我家一样,就是普通的家庭,我们却被下令把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就砸干净……他们就无措地站在旁边,有些还对我投以仇恨的眼神……我真的不想做这种事情,我的父母也不希望我成为一个破坏他人幸福的人,但是队长告诉我我们获得的财富原本就是我们的东西,等到最后转化为金钱之后就可以把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好,到时候我们需要的经费和各种研究就可以继续,我们再也不会忍受二十年前的屈辱……

 

我真的很迷茫……我在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为我的国家好?我们是不是代表了正义?我……

 

 

费里西安诺,你是怎么想的呢?

 

 

于千千万万个日夜里思念你。

 

                                                  路德维希  1940.03.14

 

   

  “你又在写信啊?给哪个学校的女孩儿?”正当路德维希把信塞进信封里的时候,肩膀上方突然有一个脑袋伸了过来。

 

“不是的,是给远方的一个朋友。”路德维希把信塞进抽屉里,把锁扣上,转过来,有点无奈的看着面前的人,“弗里德里希,你这个喜欢突然吓人的习惯能不能改一改。”

 

被叫做弗里德里希的男人有一头红棕色的卷毛,嘴边留着一撮小胡子,脸颊上点着几个雀斑,让人一时很难说出是年轻还是成熟。他站直了之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习惯了习惯了……不好意思……”

 

 

“哎哎不说这个了,今天下午好不容易有半天假,我们去城里转转吧,整天在训练营快闷死了!”弗里德里希在上衣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掏出来四张票。“正好托朋友搞到了四张今天傍晚的歌剧票,我们一起去吧!”

 

“为什么是四张?还有谁要去?”路德维希有点好奇,这个时候还能抢到票的都是花了大价钱的,弗里德里希却一下子买了四张……

 

“嘿嘿……还有我们学校医护站的伊莲娜和玛莎,你知道的……我追玛莎已经很久了,但是她不愿意和我单独出去,所以就拜托你了……”

 

“你的意思是……四人约会?”路德维希有点懵。

 

“对呀就是四人约会,你也没说你有女朋友,所以我就私自帮你答应了,反正伊莲娜也很漂亮,咱们学校好多人都想追她,但是她是出了名的高冷女王,这次答应去说不定是对你有意思呢……”弗里德里希用胳膊肘捅了捅路德维希,“够哥们吧,成了的话别忘了谢我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路德维希扶了扶额头,”我可以跟你去,但是我只是为了帮你的忙,给我介绍女朋友什么的就算了吧,我对那种女孩子不感兴趣。“

 

“好嘞~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宏大的交响乐在剧院里回响,金色的灯光从挑高的罗马式穹顶洒下来,穿着白袍的演员在台前高声地朗诵《荷马史诗》,路德维希挺直脊背,把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直直的盯着舞台。

 

终于他忍不住转过脸:

 

“伊莲娜小姐,请问我的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我自认为台上的表演要比我本人精彩多了。“

 

路德维希看向身边的女孩,淡金色的头发仔细地盘在头顶,皮肤在德国人中也是少见的莹白,一对湛蓝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脸瞧。

 

“真的是不好意思冒犯你了,”伊莲娜的语气却没有一点感到抱歉的意思,她微微笑了笑,“我只是想知道我们院长说的今年指挥班最优秀的学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那么你看清楚了吧,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还请你好好地观看表演。”路德维希皱了皱眉。

 

“哎呀呀,果然是个正派的人啊,”伊莲娜突然把手臂环在路德维希的脖颈上,路德维希觉得一阵香气突然把自己包围了。

 

“我对就是你这样的正经的男孩子很感兴趣,你很寂寞吧?”亮晶晶的嘴唇凑近路德维希的耳朵,只是说话带起的气流都会令人感到颤栗。

 

“抱歉,请你自重,我对你没有兴趣。”路德维希终于受不了了,一向有礼貌的他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在周围人惊异的眼神中离开了剧院。

 

 

 

三月份的德累斯顿还踩在冬天的尾巴上,料峭的东风在空旷的街道中穿行。路德维希裹了裹大衣,低着头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又是一个因为自己所谓的‘有前途’而接近自己的人,自己要去柏】林军事学院进修的事情也不知道从谁哪里传了出来……什么时候学校变成了这个样子?

 

 

太阳一寸一寸地沉没在地平线下,路德维希仰起头望向西方的天空,隐隐的,他看见有一颗特别明亮的星星在闪烁。

 

“费里西安诺……你看到了吗?”他低声地说着,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亲爱的路德维希:

 

 

   我们这边三月份还冷的要死呢!今年的天气很不正常,到了四月份还是像十二月的温度一样,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新开的红罂粟了……

 

啊……果然大家都有对于战争的看法吗?我因为远离军】队和战】场所以对路德维希你说的那些事情并不是有很深的感触,但是有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无论是什么样的民族,都有生存下去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只要是靠自己的劳动获得的财富就没有不去自己支配的理由,我们的生命都是相等的啊,如果都被框在‘国】家’的框架里,我们还有什么生的自由呢?

 

抱歉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只是在自说自话罢了……如果你违反军令的话会被惩罚的吧?

 

 

还记得上次跟你说过的西泽里奥先生吗?我前几天和他单独聊了一会,觉得他真的是个博学的人!我真的很喜欢他说的“自由应该属于人民而不是政】府和法】令”的那句话!他还帮助我和哥哥重新联系了天文台需要的物资,真的帮了我们大忙了。

 

总之我这里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

 

 

                                               费里西安诺 1940,04,30

 

 

 

“费里西,今天上午去城里拿面粉了吗?我们的面粉要吃完了!”门外传来诺曼的声音。

 

“啊,我拿回来了!“费里西安诺推开门,却有点不敢看诺曼的眼睛,”可是……只有十磅……“

 

“少了一半?“

 

“磨坊的人说今年因为天气反常的冷加上军】队那边需要的物资增加,他们能提供的也就这么多了……“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一个月的面粉配给越来越少,虽然军】队是撤走了,但是日子确是越来越艰难了。

 

“唉……那我们只能重拾老本行了……”诺曼从口袋里摸出了几枚子弹,放到费里西安诺的手掌心里。

 

“啊?”费里西安诺有点吃惊,“爷爷……你不会是要……”

 

“没错!别忘了我们原来是干嘛的!”诺曼笑了,“明早跟我一起去打猎去!”

 

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小红心和评论呀~

 


评论(6)
热度(19)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