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_Herr Biene

Ich liebe deine Seelen.

命若星辰-33(二战背景,主独伊亲子分,史向科普向非国设)


目录及归档


第十三章-下

 

 

 

亲爱的费里西安诺:

 

 

今晚是平安夜,不知道你有没有和你哥哥和诺曼教授一起过节呢?我们这边下雪了,食堂给我们每一个人都发了一杯热红酒……你们那边会不会下雪呢?我听军】】事理论课的老师提起来都灵是一个内陆干燥的城市,一般不会下雪的。我哥哥和我在小时候经常在院子里堆雪人,最后都是他把我埋进雪里,是不是很幼稚?

哦,对了,我哥哥已经和我们联系上了,他已经到法】】国的前线了,而且已经是一名军士了,因为怕被父亲骂所以就一直没联系我们,真是的,这样父亲会更生气才对啊!

 

很抱歉知道你退学的事情,我觉得诺曼教授也是为你们好,没有上过前线的人是不知道战争的恐怖的,费里西安诺,你太善良了,等到你接触到战争的本质时你会发现它和你一开始心中怀有的崇高的爱国感情完全不一样,每个人都是为了活下去这一个简单的目的,所以不择手段,当然,我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也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冬天到了,你们有足够的食物和燃料过冬吗?不行的话就搬到城里去吧,在山上的话很容易成为演习的覆盖点的,要小心啊。

 

………………

 

费里西安诺还没有把手里的信看完,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他掸掉落在肩膀上的灰尘,把信匆忙的夹进诗集里,推开门跑了出去。

 

“没事,不用担心,只是落在我们的附近而已。”费里西安诺一出门就遇见了诺曼,他正端着一杯咖啡,在不远处接连不断的炮火声中就像在度假的一样悠闲。

 

“爷爷……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啊……”费里西安诺无奈的叹了口气。

 

“军队派人来信了,说在这里的训练马上就要结束了,去年夏天的新兵下个星期就可以到前线作战了,我们这里应该就不会这么危险了。”

 

“啊……那太好了。午饭时间到了,我去把午饭给哥哥送过去。“费里西安诺长出了一口气,长时间的军事训练让上山的路变得极其危险,物资什么的都运不上来,更别提信件了。

 

“那孩子……还是不肯出来吗……“诺曼皱了皱眉头,“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帮我劝劝他,你知道你哥哥不是很想听我的说教……”

 

“从安东尼奥哥哥离开之后他就一直呆在他的房间里了,我也尝试着跟他说过好几次了,但是他都不正面回应我……”

 

“唉……当初我允许安东尼奥离开,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啊……”诺曼一口把剩下的咖啡喝完,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肩膀,“你最近下山的时候小心一点,”

 

“知道啦~我会尽力给爷爷帮忙的!“

 

 

“哥哥?”费里西安诺把手里的盘子挪到另一个手,轻轻地敲了敲门,“我给你送午饭来了哦。”

 

没有人回应,但是门没有锁,费里西安诺还是像往常一样,推开了门。

 

罗马诺就坐在靠窗的床边,望着窗外出神,费里西安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一片光秃秃的土地,冬天的风呼呼的吹过,把土地吹的开裂。夏天的闪着光的番茄叶子已经都不见了。

 

“……就放在这里吧,谢谢你费里西。”罗马诺揉了揉额角,转过来看着自己的弟弟,“最近没有跟你一起下山真的抱歉,让你一个人跑了那么多趟。”

 

“这些都是小事……哥哥,你不要再这样消沉了……我和爷爷都很担心你……”费里西安诺担忧地站在床边,“我知道安东尼奥哥哥走的事情对你打击很大……但是如果愿意你们还是可以书信联系的呀,虽然慢了点……”

 

“费里西,我问你,你想念路德维希吗?”罗马诺突然问到。

 

“啊?怎么突然问这个……”费里西安诺脸红了红,“会的吧……但是我们会互相写信的,彼此的想法也都能了解……”

 

“可是我连给安东尼奥写信的资格都没有,是我让他离开的,我……不想念他,一点也不。”罗马诺笑了笑,我之所以不出门是因为我在思考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从学校退学后我感觉很迷茫,国家真的需要我吗?国家需要他的每一位人民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吗?“

 

“或许你应该跟我下山看看,城市里有很多不同的人和组织,他们对目前的情况也有很多不同的见解……“费里西安诺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中因为听到罗马诺说自己让安东尼奥离开的巨大惊愕压了下去。

 

“下山吗……也好……“罗马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明天就跟你去城里看看,你帮我跟老爷子说一声。“

 

“嗯!“费里西安诺看到不再那么消沉的哥哥,开心的眯了眯眼睛。

 

 

 

 

 

亲爱的路德维希:

 

  现在是1940年啦,又是新的一年,你的上一封信我收到了,我们平安夜也有热红酒哦,爷爷那天晚上还喝多了,最后在桌子上唱歌哦,真后悔没有拿相机把那一幕拍下来,我们这边一般是不会下雪的哦,但是天气依旧很冷,山毛榉和鹅耳枥的叶子都落光了……不过到春天也会有新的叶子长出来的吧!

 

我们这边的粮食和燃料还是足够过冬的,而且我们已经得知这边的军队已将要撤离了,演习训练也会少很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们的安全,反而是路德维希你要注意呀,我听来送信的人说你们那边下了好大的雪,铁路都被封了……你要多穿点衣服,你们训练一定是很辛苦的……

 

还有一个坏消息,安东尼奥哥哥前段时间回西】班】牙去了,是他的家里人催他回去的,哥哥很伤心,虽然他一直不肯承认,但是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过昨天他终于愿意和我一起去城里啦!

 

哦对了,说到城里,你知道在伊利亚太太的面包房旁边有一个黑鹰酒馆吗?现在在那里有很多社】会】组】织,他们每个人都对现在的战争局势有着自己的看法呢!有些虽然和现在政府的想法不一样但是也很有道理,特别是西泽里奥先生在每周四晚上八点开始的‘麦酒集会‘,他经常说‘战争不是为了复仇和掠夺,而是让更多的人得到自由和解放’,他不支持政】府现在的战争,他觉得政】府应该把兵力用于在贵族手里为农民争得更多的土地……真是勇敢的言论,我很佩服他!

 

虽然不在学校学习了,但是我现在每天还是像以前一样用望远镜观测星星,记录并推算她们的运行轨迹,虽然很多人都觉得现在研究这个是没有用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放弃她们,我总是会想起我们上次在塔顶的对话……生命就像星星一样……我们本可以长远而和平的闪耀,为什么要选择在战争中转瞬即逝呢?我不明白……

 

路德维希,我很想你,希望可以快点见到你。

 

给你千万个吻。

 

                                          费里西安诺           1940.01.04

 

 

 

“今天下午进行打靶练习,今天的是活体靶,希望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你们将来是要到战场上战斗的,必须要过这一关,元】】首的队伍里不允许出现废物!听到了吗?!“穿着黑色军服的军人背着手站在队伍前,大声地说到。

 

“听到了!“底下是整齐的吼声,不远处的树林里惊起了一大群黑色的乌鸦。

 

 

“这就是……活体靶……吗?”路德维希咽了咽唾沫,手掌渗出的冷汗让他几乎握不住枪杆,“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做这种事?”

 

在距离他们五十米的地方有一面墙,靠墙站着是一排用布袋蒙着头的人,他们的肩膀上都有一颗黄色的星星。

 

“每个学员都对应着一位犯人,你们的枪里只有一颗子弹,如果最后你的犯人没有倒下,那你们就替他们去死吧,我们的队伍里不需要懦夫!我们是拥有优秀血统的日耳】曼人,天生就应该主宰那些蝼蚁的命运,他们以狡诈的手段骗走了我们辛苦积累的财富,一颗子弹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教官背着手在每个士兵的身后踱步。

 

“可是……可是……里边还有妇女和小孩……我们怎么能这么做……”路德维希颤栗着看向自己的对面,一个瘦弱的妇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在已经预感到的死亡面前瑟瑟发抖。

 

“没什么好可惜的,不过是杂】种和杂】种的后代,路德维希,你是位优秀的学生,我不希望你在这个时候犯该死的怜悯之心!”教官冷漠的在背后说到。

 

“……”路德维希想说什么,可是他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如果最后你的犯人没有倒下,那你们就替他们去死吧!”教官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真的……要因为这个去死吗?再也见不到自己想念的人们?

 

“听口令!预备————”

 

手指缓缓地扣在了扳机上,枪口对准了妇人怀中婴儿小小的头。

 

 

 

“放!”

 

路德维希闭上了眼睛。他听到了子弹贯穿婴孩头颅和母亲心脏的闷响,那声响像一口大钟,敲得他脑子里嗡嗡作响。

 

 

黑色的鸦群在铅灰色的天空盘旋,准备迎接一会儿的由鲜血和腐肉组成的盛宴。

 

 

 


评论
热度(17)

© 蜜蜂_Herr Biene | Powered by LOFTER